橘子

【超蝙】那天布鲁斯……(短篇完)

码字狂魔宫羽:

  【有女装梗注意】




  那天布鲁斯拿着两条裙子……不,先不说这个,先说在这之前的。




  那天布鲁斯和克拉克手牵手在街上散步。




  他们从来不十指相扣,也不会挽着对方的胳膊,丝毫没有显现出热恋中的人应当有的、使人不禁微笑又不禁嫉妒的亲昵。但是,只要仔细地看上几眼,就会发现那完完全全是情人牵手的方式,未给除了爱以外的东西留下任何余地。




  这样的约会总是发生在黄昏。白昼未逝,黑夜未临,黄昏属于相爱的人。




  那天布鲁斯让我转告阿福,今天晚上千万别煮意大利面。




  我知道这个消息代表着什么,果然,就在那天,蝙蝠侠和超人一同去阻止了某个小国内部的武装冲突。现代战争的战场上少有尸体都是肉酱,即使是蝙蝠侠也不能在目睹这样的场景之后若无其事地坐在桌边吃肉酱意大利面。




  那天蝙蝠侠和超人刚从宇宙空间里回来,蝙蝠侠的体力到了极限,超人也被异星魔法折腾得灰头土脸,两个疲倦的人想要回到住所好好休息,却因为一件怪事而停下了脚步。




  超人带着蝙蝠侠落在这被几十辆挖掘机团团包围的地方,询问之后才得知是个小男孩掉进了荒废的枯井,这井足足有四十米深,现场的人预备彻夜工作,直到把他给救出来。




  最后当然是超人飞下去,把惊慌失措的小家伙给抱到了地面上,周围的人欢呼雀跃,冲上去揉他的头发。




  那天蝙蝠侠和超人吵架了。




  这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气氛变得如此僵硬也不是第一次,不过,世上的很多事情并不会因为它之前发生过就变得不那么尴尬。




  蝙蝠侠很会回避问题,准确来说,当你准备好了满肚子反击的话而他根本不准备和你吵的时候,你会感到愤怒和无力,然后——然后他依旧不准备和你吵。




  超人很少享受这个待遇,无论是什么问题,蝙蝠侠都会坚持和他吵到最后。




  我低下头,假装我忽然对喂蝙蝠牛吃草这件事产生了别样的热情,好静静等待气氛随着时间的流逝而缓和。




  然而,蝙蝠侠忽然打了个喷嚏,于是他们的和好就比平时要提前了七八个小时。




  我后来回想,觉得蝙蝠侠可能是故意的。




  那天布鲁斯和克拉克去看电影。




  回来之后布鲁斯抱怨克拉克总是看些无聊的喜剧爱情片,克拉克却还沉浸在剧情中,他说或许他们也已经相遇了无数次却永远不记得,就这样初恋五十二次。




  布鲁斯纠正他,是初恋五十次,克拉克得意地说,你也看喜剧爱情片。




  那天布鲁斯收到了一个相机作为礼物。




  送这个礼物的人是位美丽迷人的摄影师小姐,她说希望韦恩先生能用这个留住生命中美好的瞬间。布鲁斯把所有家庭成员叫回来,挨个给他们拍照,而克拉克悄悄举起手机,拍下了他认真拍照的样子。




  那天蝙蝠侠说,罗宾,你去抱抱他吧。




  克拉克·肯特正站在冬日哥谭的街头,戴了眼罩,身边竖起的牌子上写着“你愿意拥抱我吗?”。街对面的记者和三脚架上的相机告诉我们,这八成在为写给星球日报社会版的稿子收集素材。




  我跑过去给了克拉克一个拥抱,转过身发现蝙蝠侠也走了过来。他犹豫了又犹豫,伸手替克拉克掸了掸肩头积下的薄雪。




  那天布鲁斯拿着两条裙子,一条是粉色的,另一条还是粉色的。




  他问我,迪克,哪个更好看?




  我认真地考虑了很久,回答他左边那件更好看。阿尔弗雷德说右边那件更好。




  不过最后布鲁斯两件都没选,他穿了条鲜红的长裙,红得像超人的披风。




  那天布鲁斯和克拉克做了个约定。




  当他们中的一个死了,活着的那个就要穿花俏的裙子出席葬礼。




  (注:梗来源大家应该都看见过,是这条新闻:




  青色吊帶裙、粉紅色長襪,英國男子德萊尼( Barry Delaney)穿成這副德性出席葬禮,看似不敬,但其實裙底裏有着無限的真摯友情。死者埃利奧特( Kevin Elliott)是他摯友,兩人出身入死,曾約定誰先死誰就要穿花俏裙子出席葬禮。德萊尼和埃利奧特在英國蘇格蘭一起長大,情同手足,都「願意為對方做任何事」。埃利奧特後來加入英軍,派駐阿富汗回教原教旨武裝組織塔利班橫行的赫爾曼德省。上月底他中伏身亡。痛失摯友,德萊尼十分傷心,但在震驚與哀傷中,他不忘兄弟承諾:「誰先死,誰就要穿有綠色點的粉紅色裙出席葬禮。」德萊尼於是到處找尋有綠點的裙,但找不着,最後買了一條青色吊帶裙,配以粉紅襪,他「相信埃利奧特會很喜歡」。葬禮上周二舉行, 400名親友出席,德萊尼不怕被人笑,埃利奧特入土為安後,他蹲在墳邊,痛哭起來。英國廣播公司/《星期日電訊報》 )



评论

热度(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