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

性冷淡狂魔疯狂追求花花公子的故事(二)

全世界最帅的人:

根本就没有追求嘛!【x
极度OOC 不谦虚 实话实说
走流水账智障风
其实魔法师的目的是想让你们两个在一起【。



01.


事情总是发生得这样迅速令人措手不及,但时间永远不会给予你多余的时间来处理这些麻烦。


仅一个上午,他们三个人——两个布鲁斯·韦恩,阿尔弗雷德——就理清了目前的状况,并制定了以后可能会发生的事的解决方案。


关于称呼问题其实不难解决。两个韦恩虽是同一个人,但性格总有那么一丝不一样的地方。一个偏向于黑暗骑士,另一个则偏向于哥谭宝贝儿。


“那么,”阿尔弗雷德说,“布鲁斯老爷?”在他对面坐着的布鲁斯微笑着点头。他把视线专注到在紧靠着布鲁斯坐的蝙蝠侠身上,“蝙蝠侠先生?”看起来沉默寡言的骑士发出一个极轻的“嗯”回应到。


“好极了,”阿尔弗雷德感慨道,“要照顾两位老爷们,那工资会不会变成两倍?”



02.


但在某些问题上他们并没有彻底解决。


“我夜巡,你睡觉。”


“不,我来夜巡。”


“漂亮女士们需要布鲁西。”


布鲁斯撇撇嘴,“我需要哥谭。”


“而哥谭的贵族们需要布鲁斯·韦恩。今晚的宴会你来参加,我负责夜巡。”蝙蝠侠说,他皱着眉,指尖不耐烦地敲击着椅子扶手,“我不喜欢那些家伙。”


“虽然我对里面的姑娘们很感兴趣,但我同样不喜欢那些人。”布鲁斯盯着与他一模一样的蓝眼睛,“所以你去晚会。”


“先生们,”忠心耿耿的老管家走上前去,“与其像这样争论不休,不如先把这些营养品给喝了?”


两杯绿油油的不明液体端在俩人面前,他们互相对视,心照不宣。


“……我去夜巡。”最终,蝙蝠侠说道,果断抄起玻璃杯在阿尔弗雷德满意和布鲁斯惊恐又略微愤怒的眼神下一口气喝光了特制蔬菜汁,放下杯子立马冲去了蝙蝠洞,徒留布鲁斯一人如坐针毡。


“……”布鲁斯抬眼颇有些可怜地望着铁石心肠,经历过大风大浪的老管家,“阿福……”


“布鲁斯老爷,”精明的管家先生提醒道,“现在离宴会开始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而您目前的着装看起来像是刚刚睡醒,”他示意穿着黑色丝绸睡袍的布鲁斯敞开的大半胸膛,“您何不去换一身合适的衣服呢?”


布鲁斯妥协了。


“但您最好喝完再去,如何?”管家彬彬有礼地建议道,忽视布鲁斯不断投来的“我一点也不想喝”的眼神。



03.


在布鲁斯打算出门时,蝙蝠侠又大步流星冲过来。“怎么了?”布鲁斯问,而后收到了骑士印在唇上的一个吻,浅尝辄止,他甚至还嗅到了蝙蝠侠身上带着洞穴特有的气味和潮湿。


“……早点回来。”蝙蝠侠说,“不许带别人回家。大宅没有空余房间。”他命令着。转念一想,他还是有些不放心,又搂着布鲁斯狠狠咬上去,特意咬破了布鲁斯的嘴角,放开了他。


“你就不能轻点?”布鲁斯小心翼翼地用舌头舔了下嘴角,疼得倒吸一口凉气。


关于蝙蝠侠喜欢布鲁斯这件事,他们也有解决方法,那就是偶尔……或者经常的让他们两个待在一起,肢体接触一下。若只是普通的“喜欢”也罢,根本用不着这么麻烦,可偏偏魔法在此有加持,那会让骑士特别喜欢粘着布鲁斯,更加……渴望他。


所以他们真不知道那魔法师的意图到底是什么。



04.


“布鲁西——”他不记得是叫“丽娜”还是叫“丽萨”亦或是别的什么名字的美艳的红裙女子缠上了他,亲昵地挽着他的手,一头灿金亮发有几缕落在他的胳膊上,“布鲁西,最近还好吗?”


布鲁斯挂起属于花花公子的笑容,浮夸地举起酒杯,杯中的香槟在厅内中央的大灯下散出光芒,“当然啦,甜心。”而后他们又寒暄了几句,他还是想不起来这位姑娘的名字。


“这是蝙蝠形状的领针吗?”


“什么?”面对丽萨——暂且就叫她丽萨——好奇的发问,布鲁斯低下头,才看到自己的领带上不知何时夹上了个暗金色、蝙蝠模样的领针。他记得之前领带上可没有这玩意儿的。而会这样做的,除了蝙蝠侠还会有谁?布鲁斯想,又笑着回答丽萨,“对。这是蝙蝠形状的。”



05.


事实上,他们好像都忘了这件事。


关于谁该睡哪的问题。尽管他们今天早上是在同一张床上起来的。


布鲁斯现在还带着点水汽,脸被之前浴室内的温度蒸得发红,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盘坐在柔软的床上,“你睡客房。”


“主卧是我的。”蝙蝠侠指出。


“也是我的。”


“……我和你睡。”


“你睡地上。”


“我要睡床上。”


“我得事先和你申明,我是不会睡沙发和地板的。”


“……我们两个干脆一起睡不就行了?”


“……”布鲁斯看了眼床,两个人睡还绰绰有余,“好吧。那被子是我的。”


“……被子也足够大。如果你想和我玩‘什么的所有权是谁的’这个游戏,那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这些、那些、这个房间的所有东西,包括你,都是我的,游戏结束。现在,睡觉,到时候我还要夜巡。”蝙蝠侠丢了条毛巾在布鲁斯头上,“快擦干了,阿尔弗雷德是不会允许你湿着头发睡觉的。”



06.


除开好像因为分裂出一个人而变得有些空落落的心里以外,和以往夜巡的感觉没什么不同。


哥谭的守护者蹲踞在面目狰狞的滴水兽上,凝视着沉睡的哥谭,微凉的夜风掠过这座光明不复的城市,身后的披风耀武扬威在风中翻卷。他起身,动作利落地射出钩枪,轻悄悄地荡向另一处黑暗,划破浓黑的夜。



07.


阿尔弗雷德其实很欣慰,两位本质上都挺任性的先生们能互相照顾对方,并且看样子平日里老爷是有把他的话听进去的,教训起另一个自己时能灵活引用他平时对老爷的唠叨。


但是当两个老爷一起赖床时这就有些麻烦了。



08.


“阿尔弗雷德……我不用去公司。”蝙蝠侠迷迷糊糊嘟囔了句,布鲁斯则干脆整个人缩进了被子里,只露出小半个头发睡得乱糟糟的头。回家睡了才没多久的骑士也跟着缩进被子,在布鲁斯弓起的背部亲了一下,然后推搡着他,声音低得不成样,“……你该起床了……”


布鲁斯翻了个身面朝着他,眯着眼吻在他的额头上,“你替我去,我就再亲你一次。”


蝙蝠侠冷冷地哼道:“我不替你去也可以亲你。”说罢,像是为了证明一样,他快速一口啾在布鲁斯的脸上,然后睡死过去。


“……”


布鲁斯彻底气醒了。



TBC.

评论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