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

一个礼物

全世界最帅的人:

对不起 我有病
OOC OOC OOC 不喜请关掉它 因为我也看不下去【。





“布鲁斯。”克拉克突然说,他看起来有些紧张,“你有没有什么想要的?”




布鲁斯奇怪地瞟了他一眼,放下手中的报纸。“没有。怎么?”




“不,没什么,只是随便问问。”克拉克不自在地推了下快下滑的黑框眼镜,作为掩饰伸手从摆在桌上的精致碟子里拿起了块小甜饼,咬了一口。“……怎么了?为什么这样看着我……?”克拉克表面镇定自若地问,心里慌张得要命。布鲁斯是不是发现什么了?为什么这么的……看着他?




布鲁斯正一脸严肃地盯着他,皱着眉头,指尖搭在嘴唇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轻轻摩挲着,仿佛在思考什么。克拉克隐隐约约从他身上看到了那只蝙蝠的影子。




“……不,没什么。”布鲁斯若无其事地收回他炙热的视线,回答道,再换了个姿势继续阅读报纸。但克拉克发现布鲁斯的视线总时不时地往这里扫过。




克拉克焦躁地吃着小甜饼,他一开始还以为面前这位世界上最厉害的侦探发现了什么,但逐渐的,他发现,布鲁斯不是在看着他,而是……在看他的小甜饼。




克拉克心中了然,装作什么样不知道的样子吃完了自己手中的这块小甜饼,再喝了口醇香的咖啡,然后把碟子推到布鲁斯面前,迎着布鲁斯略带期待的眼神诚挚地说:“布鲁斯,我吃不下了,今天我才和吉米去了星球日报附近新开的披萨店,实在是太撑了。但阿福看到我没吃完他做的小甜饼,一定会认为我对他的手艺有何不满,他会不高兴的。所以为了阿福,你帮我吃完这盘小甜饼吧。”




布鲁斯绷着一张脸,看起来极为不情愿地点点头,把报纸放到腿边伸手就是要吃那碟他渴望已久的小甜饼。在指尖快碰到那诱人的饼干时,他忽然停下来,抬头严肃地和克拉克说:“这不是我想吃的,这是你要我吃的,因为你怕阿福误会。”




克拉克愣了下,连连称是。




“所以到时候阿福发现了我今天摄入的甜食量超标了,我就说是你的错。”




彻底清楚了布鲁斯突然发言的原因,克拉克好笑地说:“可以,都是我的错。你说了算,布鲁斯。”




在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后,那位令罪犯恐惧,以暴力和恐怖著称的哥谭义警心满意足地拾起小甜饼享受着,嘴角不自觉地向上扬起。




克拉克也好心情地看着他那位别扭的老友的吃相,俨然忘了之前自己的提问。




所以事后他还是不知道布鲁斯生日时他该送什么。




“你来干什么?”蝙蝠侠问,他正蹲踞在长相恐怖的滴水兽上,眺望远处。




“来看看你。”超人飘在一旁,双手环胸。




“下午不是看过了吗。”




“那可不够。”超人自然而然地说道。说完他才发现,这句话好像有些不对劲。不管是对现在的氛围,还是对人。




“……哼。”幸好蝙蝠侠对此并没有感到什么。超人悄悄松了口气,又不太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对蝙蝠侠的反应有这么大的关心。




深夜的哥谭比起白天,更为黑暗,尽管或昏暗或亮丽的路灯点缀着街道,但在光明未及之处,罪恶潜滋暗长。在高处,他们甚至还可以看到更为远处的,只和哥谭相隔一条河湾灯火辉煌的大都会。光明与黑暗尽收在他们眼底。




超人没头没脑地问了句,“你觉得大都会怎么样?”




“……和哥谭是截然不同的两个城市。”




“就这样?没有别的了?”




“我以为这个话题我们说过无数次,我重复过无数次的答案你也能记住。”




超人笑了下,“布鲁斯,原来你还记得我们说过这个。”




“除非我失忆,否则我是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毕竟你就这个问题与我讨论了整整一个小时,最后还打翻了我的苹果派。”




超人听出来蝙蝠侠话中的不高兴。“嘿,那可是我的苹果派。”




“那是‘你’送给我的。”蝙蝠侠强调,“既然这样,那它就是我的东西。”




“你肯定还在记恨你没有吃上那次的苹果派,对吗,布鲁斯?对的,你肯定还记着呢,没准儿你还把我对你不好的所有事儿都一一记在你那本蝙蝠日记上,准备随时拿出来对我批判一番呢。”超人欢快地说,好像被埋怨的那人不是他。




蝙蝠侠“哼”了声,声音带点隐隐的笑意,“一本可不够。你的罪行可稳稳当当地刻在蝙蝠洞的墙壁上。我每天工作之前都要翻开日记默读一遍,背一遍,再刻一遍在墙壁上,让自己牢牢记住你这可恶的外星人干的罪不可赦的坏事。”




“那你真是这个世上除了卢瑟以外最恨我的人了,小蝙蝠,以前我怎么就没发现呢?下次我去蝙蝠洞时一定要好好看看你到底刻了些什么上去。”然后超人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身旁这位黑暗骑士难得在夜巡时与他闲谈多时,“今晚哥谭一切风平浪静,嗯?”




“哥谭永远不会有风平浪静的一天,童子军。”蝙蝠侠尽量严厉地说,但笑意还是一点一点染上了他的嘴角,“只是今晚那些疯子少见地乖乖待在阿卡姆里。”




超人感叹,“大都会还是没有这些疯子比较好。”他可是见识过阿卡姆里那群明明只是普通人的疯子却把一个有超能力的氪星人搞得团团转。那晚可真是糟糕透了。




“那是你骄傲自大,以为自己有超能力就能搞定一切。”蝙蝠侠一针见血地指出,而后又说起了布鲁斯·韦恩明天将去大都会视察分公司。




“出差?记得带点特产回来?”超人调笑道。蝙蝠侠咕哝了下哪里算出差,又说大都会的特产有什么,你就住在那,想要就自己买。就算是南极的特产你也能几秒钟就买到。




“那我给你带点南极的特产回来?”




“不要,”蝙蝠侠拒绝道,“蝙蝠洞不适合养企鹅。哥谭有个企鹅人就够了。”




“那你要大都会的特产吗?大都会的特产还挺多的。”




“比如星球日报上面的那颗球?”蝙蝠侠饶有兴味地问。




超人故作苦恼地说:“那可不行,佩里要杀了我的。”




“那我生日的时候你是要送什么特产给我?”蝙蝠侠问。




而超人毫不意外这位敏锐的侦探能猜到他的心思,但他还是好奇。“你居然知道你自己快生日了?”




“……阿福和我说的。他也说了既然我今天甜食量超标了,那我生日那天就减少小甜饼的量。”蝙蝠侠恶狠狠地说,“都怪你。”




“对,都怪我。既然如此,那我在你生日那天送上全大都会最好的礼物,以示歉意。”太阳之子承诺道,直视蝙蝠侠白色护目镜后的蓝眼睛。




蝙蝠侠挑眉,“最好如此,小镇男孩。如果我发现不是全大都会最好的,那我就要把你丢到阿卡姆里,让你和那些神经病相亲相爱。”




“还是那句话,布鲁斯,你说了算。”





至少克拉克终于明确了目标,知道礼物的大概类型,可他仍不知道全大都会最好的礼物到底是什么。





咖啡杯轻轻放在办公桌上。“给你,露易丝。”克拉克一手抱着文件,有些不忍看到这位精明能干的女记者此时几乎要癫狂。




露易丝看都没有看杯子一眼就直接拿过来匆匆忙忙喝了口就放下继续敲敲打打稿件,克拉克心里庆幸他把咖啡泡到适合的温度才送过来没把女记者烫到。“谢谢你,克拉克。”




克拉克见状叹了口气,轻手轻脚地回到自己办公位上。吉米走过来戳了戳他,轻声细语道:“最近总有大新闻发生,她都要忙晕啦。”




克拉克也跟着悄声说:“幸好我前几天不眠不休才把工作做完了,露易丝她前天才出差回来,估计时差都来不及倒。”




“唉,老大自己也忙得要命,脾气爆得很。”




克拉克默默为同事们祝福,然后又戳了戳吉米,“哎,跟你问个事儿,我们大都会特产有什么啊?”




吉米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这让克拉克想到上次布鲁斯也是这么奇怪的看着他。“大都会还能有什么特产啊,要不就我们大厦上面顶的球;比隔壁哥谭还要淳朴的民风;还有整天拯救世界的超人。”




“就这些?”克拉克问,又成功收获了一枚奇怪的眼神。“要不然你还想有什么?有超人不就够了吗?还是说莱克斯·卢瑟的那颗大光头也算特产?”吉米说,又意识到什么,“诶,没准儿卢瑟那头也算得上是特产,虽然磕碜了点,但好歹也是只有我们大都会才养得出这么一颗光鲜水灵光头,秃得发亮,别的地还养不出呢。”




听了吉米这番话,克拉克想了下自己把卢瑟的那颗光头上油打磨得发亮了,再连人打包送给布鲁斯的场景,打了个寒颤。布鲁斯要这个干嘛啊,韦恩大宅又不缺灯泡。然后又想了下康纳,向拉奥祈祷康纳的头以后不会成为夜晚最璀璨的一颗明星。他下班之后要买几瓶生发水送给康纳,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谁知道那秃子的基因有多强大。还是布鲁斯好,同样有钱,但是不秃头发多,又黑又亮,人还英俊潇洒又绅士体贴,又超级可爱,康纳要是是他和布鲁斯的孩子就好了,不必担心脱发问题……




等下,不对,他怎么可以这么想!布鲁斯是他挚友,他怎么可以希望康纳是他和布鲁斯的孩子呢!




……那他也不要是他和卢瑟的。




克拉克陷入了深思。




吉米老早就跑去别地喝咖啡了。





很到布鲁斯生日这天,克拉克反而不怎么紧张了,他感觉十分好,打算豁出去该怎么样就怎么样,至少布鲁斯是不会拿出氪石戒指揍他的。




布鲁斯可不舍得。




所以当布鲁斯以布鲁西宝贝儿的模式过来讨礼物时,克拉克用超级速度换上了制服,诚恳热切地和自己最好的朋友,联盟的顾问,说:“大都会的特产——超人,这个礼物怎么样,布鲁斯?”




他已经是抱着反正他是超人就是这么屌,康纳他妈布鲁斯当定了的想法来撕破脸皮说出这句话了。要是布鲁斯拒绝,那他就再问一遍,拒绝一次问一次,直到布鲁斯烦了答应他为止。




布鲁斯愣了下,完全没料到有这出,但他很快反应过来,挂起笑容上下打量了下超人,“的确是全大都会最好的。”克拉克已经做好被布鲁斯拒绝的准备了,他甚至在这几秒钟内想到数以千计的拒绝方式和内容。“我很喜欢。”布鲁斯说。




哇哦。克拉克心说,哇哦。




布鲁斯说他很喜欢。那是不是就说明布鲁斯对他也……?




布鲁斯看着对方逐渐明亮起来的天空般的眼睛,知道氪星最后的儿子明白了他的意思,“哼”了下转身就走,再往后随手扔了个东西。




克拉克低头看着自己稳稳接住那支蝙蝠镖,听到越走越远的布鲁斯丢下的一句,“那可是哥谭的特产,全哥谭最好的礼物,提前送给你下次生日的。”




蝙蝠镖是他平日里见到的那种,冰冷的金属材质,锋利的边缘冷光乍过。




但布鲁斯不是他平时见到的好友了。那不仅仅是好友了。




超人激动地立刻冲上去从背后紧紧抱住那只袒露心胸的蝙蝠,贪婪的吸着对方身上好闻的味道。“不,布鲁斯,你错了。”超人卡尔–艾尔说。




“全哥谭最好的是你。”








END.




“你放屁!全哥谭最好的明明是阿福的小甜饼!”


“明明是你先开始说‘全哥谭最好’这句话的!”


“哥谭是我的!我乐意!”


“你是我的!我也乐意!”








并没有这几句话【。

评论

热度(87)

  1. 橘子全世界最帅的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