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

【超蝙】小故事之四

viperhudson:

很多时候布鲁斯不能阻止他的管家对他和超人的关系展开不合理的联想。


好吧,那根本不是不合理,而是匪夷所思。


最早布鲁斯发现阿尔弗雷德出现这个苗头还是三个月以前。


超人复活不久,他们就正义联盟的事情进行了——布鲁斯坚持认为是不必要的,却被超人一次次主动来访促成了可以称得上频繁的——交流。


大概因为是钢铁之躯,意志也坚韧非常,面对蝙蝠侠一次次的怒火,超人还是用他最擅长的灿烂笑容化解一切矛盾。


从滚出我的哥谭,到滚出我的蝙蝠洞,再到滚出我的卧室,换上了丝绸睡衣的布鲁斯挫败地发现底线一步步失守,而那个得寸进尺的家伙偏偏一脸委屈地飘在窗边。


布鲁斯,接下来我只剩你的浴室可去了。


……


布鲁斯深深地感到无力,谁来告诉他超人的设定出了什么问题,正直高尚的太阳之子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厚颜无耻,复活之后吃坏东西了吗?


所以在他恼怒得几乎想拿出氪石狠狠戳到眼前那张明亮到让人不快的笑脸上时,不知为什么会理所当然地进来送茶点的阿尔弗雷德一本正经地对他提出了不同意见。


少爷,我认为您用这种方式邀请肯特少爷与您一同进浴室,似乎有点过于委婉了。


我哪有!布鲁斯在心里把那张放了小甜饼和伯爵茶的桌子掀了一万遍。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格外坦然地坐在桌边,一边一脸幸福地咬着小甜饼,一边对阿尔弗雷德的手艺赞不绝口。


银发的老绅士感谢了他的溢美之词,请不要客气,肯特少爷,尽管多吃一些,这样有助于控制少爷摄入过多的糖分。


话音未落,布鲁斯就板着脸坐在了桌边,拿起一块小甜饼就扔进了嘴里,完全不理对面氪星人咧着嘴说布鲁斯你觉得茶凉吗我可以帮你加热的殷勤。


而阿尔弗居然掏出手帕揩了揩眼角。


我的大半生都在等待着能看到这样一幅画面,噢,这样终于像个家了。


老管家欠了欠身,请原谅,少爷,我大概太过激动,您知道我这把年纪的人不应该这样激动,所以请恕我先告辞,然后他转向超人,肯特少爷,您早上喝牛奶吗?


布鲁斯忍无可忍地放下茶杯,他不在这里过夜!


老管家投来责备的目光,少爷,您这样真是太不成熟了。


超人则特别善解人意地劝慰着老人,没关系阿尔弗,我来去很方便的。


结果就是,布鲁斯·不成熟·韦恩窝火地啃着小甜饼,即使那个红蓝相间的身影已经飞走一段时间了,还气得睡不着觉。


布鲁斯尝试着纠正阿尔弗开始跑偏的脑洞,他非常严肃地说明了对超人的不信任依然存在,他们只是合作,而联盟是让合作的功效最大化的载体。


好吧,退一万步说,就算那个氪星人的死缠烂打确实意味着什么——那也是他单方面的——难道他,布鲁斯韦恩,哥谭的蝙蝠侠,还会与之发展出可持续的关系吗?


你觉得是他能生还是我能生?


布鲁斯用嘲讽的问句为发言做了结尾,但是事实证明论固执,他无论如何也比不过自己的老管家。


阿尔弗只是满脸感动神情地看着他,少爷,我没想过你对待这份感情这样认真,已经考虑过下一代的问题了。


WTF!


布鲁斯觉得他被超人和阿尔弗的里应外合给打败了。


那之后阿尔弗的联想就没有停止过。


他被迫养成了从蝙蝠洞回家后下意识在窗前等待红色披风飞来的习惯,超人的超级听力总能让他在布鲁斯的卧室地毯被踏上脚步的第一时间得到消息。


阿尔弗对此说,少爷,您等待的样子让我想起我年轻的时候,为了跟心爱姑娘的约会也是这样翘首以待。


布鲁斯使劲翻了个白眼。


有时候他会收到超人发来的信件,在超人不能及时出现的时候,来信中说明联盟的情况也是布鲁斯默许的,但是很显然他的管家对信封上超人画的黑色蝙蝠产生了兴趣。


喔,少爷,你们年轻人可真是,阿尔弗发出微妙的啧啧声,然后对他露出一个富有深意的笑容,需要我按照这个款式给您订做吗?


布鲁斯夺过信封两下扯得粉碎。


混蛋外星救援犬把他的蝙蝠标志画得像个内裤一样。


而老人家只是理解地微笑着,是的,害羞,一种再正常不过的情绪,这可真是太好了。


布鲁斯觉得此时此刻他唯一该做的就是把氪石塞进超人嘴里然后把超人塞回棺材里面。


这个想法在他被突如其来的怀抱挟裹着飞向夜空时变得前所未有的坚定。


克、拉、克,你又要干什么?!


布鲁斯不顾急速飞行的气流,向紧紧搂着他的年轻人怒吼着,在联盟之外不要来打扰我的生活!


他没有得到回答,超人只是动作柔和地把他的脸压向怀里,小心呼吸,布鲁斯。


下一秒,他们停住了。


布鲁斯发现他们就在大都会最高的摩天大楼的天台上,这个晚上没有风,一切都很安静,超人仍然用温暖的披风环绕着他。


布鲁斯说不清这是披风的温度,还是对方的体温。


解释,或者永远不必解释。


他退出那个怀抱,冷静地看着那双蔚蓝无垢的眼睛。


就像天空,大海,最后消融的冰川,都在这双眼睛里面,就连这颗蓝色的星球也在。


在那之后,布鲁斯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超人从来不掩饰他投注过来的目光,这真是太傻了,布鲁斯在心里嘲笑这个乡下小镇来的男孩,太愚蠢了。


小镇男孩的愚蠢就在于,他那么好,他完全值得更好的,而不是潜伏在暗夜里黑漆漆阴森森的大蝙蝠。


布鲁斯觉得疲倦,他想挥挥手,召来蝙蝠车就走人。


超人拦住了他,布鲁斯,你看月亮转过来了!


……


气氛这么好,你特么让我看月亮?!


布鲁斯真的要拿氪石砸开这个傻小子的脑袋好好看看这家伙的恋爱神经是个什么构造了。


他抬头看向月亮。


薄雾散开,黄色的月球显得异常清晰和巨大,布鲁斯愣住了,那月球表面的暗影斑斑驳驳,看起来分明就像一只小小的蝙蝠。


上次它转到这个位置的时候我看见的!


超人一脸兴奋地看着那处蝙蝠暗影,以后我在大都会也能看到你的印记了,布鲁斯!


兴高采烈的傻小子。


布鲁斯默然地看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发出一声嗤笑,真是太傻了,他摇摇头,对自己说,太傻了,布鲁斯韦恩什么没见过,布鲁斯韦恩才不吃这套。


布鲁斯,你笑了!


克拉克的蓝眼睛带着由衷的欢喜看着他。


布鲁斯轻咳了一声,如果你的嘴除了说这些笨拙的甜言蜜语之外还能做些别的……


他被吻住了。


只是一个浅尝辄止的亲吻。


但是超人努力克制肌肉紧绷的样子让他很满意。


布鲁斯……噢天哪,我想我需要飞上两圈……


在你飞之前把我送回去,这个时间召唤蝙蝠车会让阿尔弗担心。


布鲁斯心情很好地露出一个微笑,当他被公主抱着飞回去的时候,他不得不在脑子里开出了一个超人与蝙蝠侠约会的行为规范准则,第一条就是禁止公主抱。


回到住处,他很诧异地发现老管家不但没有休息,反而精神高涨地在电脑前研究着什么。


喔,少爷,您终于回来了,我现在有个两难的选择,您觉得婚房用哪种装修风格更好呢,我有预感这是个很紧迫的议程。


……


拜托阿尔弗,布鲁斯呻吟着,他觉得头痛,我们只是去看月亮,什么也没有发生。


但他随即就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老管家又一次露出了高深莫测的微笑,看月亮,当然,浪漫,这真是令人羡慕,月色下发生任何事情都是可以被原谅的。


什么、都、没有、发生!!


布鲁斯绝望地发现,恐怕在他和克拉克结婚之前,甚至是弄出个孩子之前,他最能干最厉害最受尊敬最得信任的管家阿尔弗,是不会放弃开脑洞了。

评论

热度(372)

  1. 橘子viperhudso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