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

【亨超/本蝙】普通恋爱 CH.2&CH.3

piggiewen:

好像一整段都在写关于分手的问题所以也就不分开来发了


应该不会写很长..但是还是觉得难写 我最近好像变得比较容易放弃 救




CH.2

克拉克在频道中收到巴里的消息而迅速赶回去的时候,布鲁斯已经又若无其事一般坐回了操控台前,一手和自己胳膊上的伤打交道。而被迫不得已呼叫而去的巴里此刻只能站在旁边干巴巴地看着。

“超人怎么会来?”

“我喊他来的。”

“为什么不呼叫我?”

三个人都以各自的速度与对彼此的熟悉程度而同时开口,巴里摸了摸脖子,他只是基于平日里的观察和下意识地条件反射做出的这个决定,开始因为这状况不确定刚刚因为目睹布鲁斯情况紧急而擅自呼叫超人的做法是否正确。

不过另外两位当事人并没有在意到他。

“我能解决,”布鲁斯在复又卷来的沉默中安静地和伤口奋斗了一阵,直到他咬断了纱布另一头,用单手费劲地随意打了个结后才又把头扭向了大屏幕,从始至终没看克拉克一眼,“这没什么要紧的。”

仅仅是因为各自的身份受到种种限制无法正常恋爱所以就分手了吗?克拉克知道并不只是这样。即使是作为搭档,他也不会在自己力所能及的情况下眼睁睁看着布鲁斯一次又一次独自赴险,更何况,在曾经,他们是比搭档更亲密一层的恋人关系。克拉克明白这就是布鲁斯的性格,许多事你不问他不会主动告知,即使你问了,他也只会冷静地回答一句“我自己能解决”,这是在两个人初相识时,令克拉克觉得欣赏而又心疼的优点。

但恋爱这回事,就是会让人明白,所有人都是既有优点、也有缺点的生物,随着时间的递进,优点也可以变成恼人的缺点。克拉克起初也平和地向布鲁斯提出过这个问题,得到的也不过是一句他所能料到的“我自己可以”,随着布鲁斯独自受伤、还有克拉克在布鲁斯并未呼叫的情况下出现在他身边的次数增多,克拉克不得不反复提醒自己,这就是布鲁斯难以被改变的脾性、而你除了去习惯和理解之外别无他法。但恋爱关系之所以成立,是因为关系的两头是两个人,如果只有一个人在付出努力——哪怕是一个人造成了另一个人这样的错觉,他们的关系也会随之倾斜。克拉克最终还是因为这些事和布鲁斯爆发了几次不大不小的争吵,最后又以拖久了更显无聊的冷战结束。

其实不管从哪方面来说,布鲁斯都具备保护好自己的能力,但只有经历过才知道,当对一个人的关心程度随着关系的改变而逐渐加深时,那种不被需要的糟糕感受也会随之被放大到一个难以消化的地步。

“没什么要紧?又是这样?”克拉克看着布鲁斯外露的伤口,而在制服包裹下的身体里,也许有更多的、他被禁止去看个究竟的伤,这让他从心底里升起的火直接窜进了大脑,“你觉得这是无关紧要的?”

伴随着一记沉闷的、拳头捶在桌上的声响,从克拉克的手掌侧面所接触的那个平面开始,一条明显的裂缝沿着物理定律弯弯扭扭地迅速前进,在巴里的嘴张开到一个无法轻易合上的弧度以前,这张圆桌在分向两侧倒地后摔了个四分五裂。

“刚才的状况难道不该呼叫我?还是你认为分了手就连搭档关系也解除了?”

比起惯有的好脾气的那一面,布鲁斯和克拉克自己其实都很清楚,当他被激怒时,会让他变得更冲动也更直接。那段在之前因为种种原因不想被外人所窥探的关系,因为反正已经结束了,所以也就不必顾虑那么多了——这是克拉克为自己拉出的借口。

“你是在质疑我在考量状况时掺杂进了私人因素?”

“别试图否认。”

因为他是蝙蝠侠,是布鲁斯·韦恩,所以不管在交往的时候这些有多难以忍受,克拉克也得让自己成为愿意理解的一方。但是在不普通的身份背后,他也拥有正常的情感需求,无论这听起来有多幼稚不成熟,他也还是希望自己是被重视的、被需要的。即使现在这段关系结束了,他也希望两个人不过是退回以前正常的搭档关系,一切如常,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布鲁斯选择了有意无意的避开他——值班安排的变化、任务时不被优先呼叫,就算是难以避开的会议他都不会将多一分的关注放到自己身上。

“我不会像你一样幼稚。”

布鲁斯也终于没管在场还有第三个人。他并不是面对任何不忿都可以沉默不语的,他也会不快,也比谁都更缺乏梳理情感的耐心。克拉克的眼神里是他熟悉的不悦,他有各种办法说服自己去接纳这个年轻人的不成熟,因为这才能体现出他的成熟。他以为自己在这段关系中是有优势的,却没发现他其实在克拉克身上,体会了更多普通的、人类的感情。

作为更年长的那方,他也不是没有向克拉克诚实地表达过自己的想法,他认为的“不想因为这些小事而令对方担心”却似乎不被克拉克所认可,于是布鲁斯便也就继续选择了自己一贯的方式。

站在布鲁斯和克拉克中间的巴里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不管是迅速地消失装作没有看到刚刚发生的一幕、还是留在这里继续看下去似乎都不太妥帖。即使因为年纪小的缘故就算是布鲁斯都会尽量包容他,更别说是脾气相对来说好上太多的克拉克,而且不管此时此刻的两个人是如何地完全地把他默认为了一团空气,他也依然有一种因为无意得知了同事的秘密而犹如芒刺在背的尴尬。

“你真是让人头疼。”

克拉克踢了一脚离他最近的已经只剩三分之一的一块桌角,背向布鲁斯朝另一个方向走开了。

“你也一样。”

最后布鲁斯也重重敲了下操作台,一瘸一拐地转身往里走去。

巴里还是愣愣地站在原地,直到两个人的身影都消失在他的视野内,他才自言自语地缓过神来:

“原来他们在一起过?”


“之前装得那么好,现在怎么反而瞒不下去了,”巴里在呆呆坐着的维克多旁边坐下后见他毫无反应,又略觉无趣地蹦到了戴安娜身边,“不过其实你早就知道了吧?”

戴安娜没把注意力从正在播放着的电影上移开,她只是又捻起两颗爆米花扔进嘴里,然后含糊地应了一句是。

不过这并不会影响一向活跃的巴里独角戏一般的滔滔不绝。

“不过当时那个场面,倒很像常见的办公室恋情结束后又会上演的戏码,”巴里回忆了一下在愤怒的表情衬托下更具震慑力的联盟主席、还有难得一见的脸上涌动着如此多情绪的联盟顾问,“我是没见过他们第一次打架时的样子,不过我猜我们主席的表情大概可以和那时媲美。”

“为什么?”

巴里不知道是哪点终于博得了戴安娜的关注引起了她这好奇的一问。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很像常见的戏码?”

“这道理都想不明白?又不是真的就再也不见面了,”巴里头头是道地分析着,听起来就好像他已经有过了数千上百次的经验,“每天仍要见面的话,往往就会往这个愚蠢的走向发展。”

而现实显然要更残酷一些,不管是布鲁斯还是克拉克,都不可能因为这种小事就做出为了彻底避开对方退出联盟的、像儿戏一样的事情。

“我无意探听布鲁斯和克拉克的隐私,但不管怎么说我现在已经知道了……”处理完内部程序的维克多这才加入话题,“所以之后我们应该怎么办?”

“不用特地去想该怎么办,”戴安娜老道地笑了,“就维持以前那种什么都不知道的状态、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就好。”

“那可有点难办到,毕竟他们都在我面前……”

“如果不想被波及的话,难办到也得办到。”戴安娜半玩笑半警告地看了看巴里,“听到了吗?”

“嘿,你们猜我有一种什么预感?”

巴里面对戴安娜和维克多的无动于衷撇了撇嘴,安静了没几秒后又不甘心地开口:

“我预感他俩不会到此为止的。”

CH.3

在克拉克和布鲁斯看来,他们之所以会为两个人的关系画上句号,大概就是因为他们彼此都发现难以让这段关系达到一种平衡。他们既不会让矛盾爆发,又不打算让它就在那儿闷闷憋着,于是在无意识下,就踏进了这样的后果。

就像克拉克认为布鲁斯的固执和沉默难以攻克一样,布鲁斯也一样觉得克拉克的冲动执着难以应付。布鲁斯和克拉克有着太多的不同,他已经不处于一个容易保持住好奇的年纪和性格,相对于至少期盼过“哪怕有那么一次普通恋爱”的克拉克,布鲁斯对大多数事情已经不再会抱有期待。想来,选择承认自己对这个曾经被自己视作威胁、又觉得有所亏欠的年轻人有着与众不同的感情,并最终让他跨进自己的生活中、与他正式建立一段对布鲁斯这样的人来说尤为困难的恋爱关系,已经是布鲁斯做过的——以后也再难做到的、在那个当下纯粹由感情控制而抛弃任何理性的事。

而一秒冲动造成的后果无非是,他需要分出一部分的精力和心神去维护这段关系。他能做的并不多,连挤出一点点真正的私人时间都很奢侈,他也会因此而对克拉克雀跃的期待产生愧疚的想法,却并不觉得这需要表达出来——因为他们俩都背负着重要的身份,所以他相信他们之间是可以在这种事上达成互相理解的。只是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当他希望自己因为年龄和阅历可以成为包容对方更多的人时,克拉克却先他一步成为了那个人。于是他所能做的,也只是花费更多时间精力去研究那些可能存在的、针对他而来的威胁,为了他现在及日后的绝对安全做出一切努力。

但戴安娜后来问他,这些事,难道你是因为克拉克是你的恋人才去做的吗?他们都清楚,这些都是应做之事,它并不基于他和克拉克的这段关系。所以到了最后,布鲁斯明白,相比克拉克对他所做的付出,他能够为克拉克做的实质上少之又少。

当布鲁斯和克拉克在瞭望塔吵完一架,回蝙蝠洞喝完一杯酒冷静下来,这条理由又蹦了出来。除了两个人无法抛弃的身份和使命,还有完全不对等的付出,无法有个最终结果的寿命问题……是的,他现在能够为两个人的分手找出一百条合适的理由,可关于当时为什么会克拉克成为恋人,他好像连一条理由都再难回忆起来。

在分手后,原本以为会像之前一样平静的关系却并没有真正给他带来平静,自那晚的争吵后,两个人曾经的恋爱关系也不再是秘密,但因为已经分手了,所以那些外在的探究并没有给他们带来太多困扰的。给他们带来困扰的,不过是彼此的目光。他们之间的摩擦似乎在有心无意之间变得更多,每一次的争吵也总会多多少少涉及恋爱时的问题。布鲁斯一直以为的他们之间拥有的成熟关系,在这种时候,也终于再也无法成立。

他最后摆正了一下领带,暂时忘记这些令他无法不去想的烦心事,摆开笑容,走上台前。这是一场他必须到场露面的公开的慈善晚宴,他得拿出众人所希望看到的他的姿态。在发完言、搂着最近出镜率极高的模特完成合照后,布鲁斯端着酒杯下了台。

结果他最不想看见的人又在这个时候冒了出来。

“韦恩先生,”克拉克戴着眼镜,胸口别着不知用何种手段顺来的某家报纸的工作证,一本正经地拦在了他的面前,“您答应在发言后会给我们一个五分钟的采访时间。”

“我不记得了。”他把视线投向别处,故意不去看克拉克,以免那些才冷却没多久的烦心事又一股脑翻涌上来。

“新女友?”克拉克没管布鲁斯的反应,他来意明确,弄到一套能让他入场的证件并让别人相信他就是这位记者不是难事,最难的事他需要在等待时间里看着布鲁斯尽职扮演他的总裁角色,为每一场绯闻做足样子,就算是大家是已经平静地分手了,他是不是也未免过于平静了一点?

“我只能说,我‘需要’这种新闻。”布鲁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拿出那种满不在乎的调笑口气面对克拉克,这会令现在的克拉克更加生气,他清楚,所以他要这么做。就好像他们最早的第一次见面时那样,在话里藏着攻击性,掩藏的笑意背后更多的是对彼此态度和来意的不满。

“韦恩先生这段时间看起来好像过得很开心,”克拉克歪着头看着他,看起来没有在笑,“好像从来没有什么能困扰你的事。”

“有什么需要困扰我的吗?”

“韦恩先生对待分手的态度是什么?您认为分手后确实还有做朋友的可能吗?”

“这是采访的内容?”布鲁斯嗤了一声,“你们这是什么没规矩的报纸?”

“这只是我个人好奇的内容。”克拉克目光中的咄咄逼人,还是让布鲁斯稍稍地回忆起了最初的那个夜晚。

即使过去了这么久,克拉克在某些方面仍然一点变化都没有。该保持足够理性的时候他依然会任由自己情绪的变化而变得冲动,这一些问题,在成为恋人后,布鲁斯出于为他好的心理也偶尔向他提起过,但他说过的话却好像从来不被这位年轻的恋人放在心上。

“你以为你凭什么身份能够问出这种问题?”在不断有视线朝这里投来的情况下,他依然选择了继续朝克拉克跨进一步,“你是准备自己出去还是我找人请你出去?还是你想把事情闹大?”

“我不想把事情闹大,韦恩先生,”克拉克扶扶眼镜,“我只想采访。”

“没有采访,”布鲁斯抬腕看看手表,不准备继续浪费更多的时间,“我的想法就是,和不成熟的人,确实最好连朋友也别做。”


在布鲁斯找上戴安娜的同时,戴安娜的电话也因为克拉克的来电而响个不停。

“你们就是想尽办法不给我留安静的时间,”戴安娜先发制人,这段时间以来为了处理他俩之间的矛盾,她对于这种模式已经是轻车熟路,“早知道你们分手会变成这样,还不如就像以前那样持续的秘密恋爱呢。”

“你知道今晚的事了……”克拉克很快转过弯来,猜想受到了布鲁斯必定会更先于自己。

“我什么都知道,”戴安娜瞪了眼布鲁斯,又不怎么客气地问克拉克,“你又准备说什么?”

克拉克深知让局面变成目前这样还总是烦扰到戴安娜很麻烦,不过他也只能暂时让那些自责心理放一放。

“我以为我们从恋爱到分手都很与众不同,现在却发现也和普通人一样。”

“没错,一样,甚至还要更幼稚些。”戴安娜毫不留情地批判,两个人却都没有要对此作出辩驳的意思。

克拉克在电话那头愣住了,戴安娜安静地等着他再有动静后那边发出了一阵摆弄酒瓶的声音,才复又听到他的感叹,“在一起的时候是很美好,但分手后为什么总会变得如此糟糕。”

“自己也觉得糟糕为什么还总是搞出这么些麻烦?”

“不知道,”克拉克有过思索反省的时刻,不过好像并得不出一个结论,“只是发现这件事好像很难停止。”

“为什么?”

布鲁斯随着戴安娜的问题也将视线放到了手机上,就仿佛透过那支手机,能看到克拉克此刻的样子。

“因为不想独自痛苦,”克拉克又开始叹气了,似乎还在轻轻地摇头,“普通人也无法左右自己的心,我也和普通人一样,在那个时候产生了‘我不想独自痛苦’的自私想法。”

在一起的时候没能像普通的恋人们那样好好交往,分手以后倒反而像普通人一样彼此又变得针锋相对。普通人在分手后也会变成这样吧?随着持续的敌对,开始能背出对方所有过错,用旧账去持续刺伤对方,因为舍不得付出过的爱,所以做出了这么多蠢事。是这样吗?

“所以说,在谈恋爱这件事上,你们谁也不是超级英雄,只是一个冲动笨拙的年轻人……”戴安娜特地停了停,看了看身边的布鲁斯,“……和自以为经验丰富的中年人而已。”

戴安娜听完克拉克随着她的话发出的无奈的苦笑后挂断了通话,将手机滑入口袋,又侧头看布鲁斯,“你听到了?”

布鲁斯将酒一饮而尽。

“只有他在痛苦吗, ”布鲁斯喉咙里混着酒也不忘哼一声,酒才咽下去,他又迫不及待地骂出了下半句,“这个外星来的混蛋。”

戴安娜终于被布鲁斯这种少有的、真情实感咒骂一个人的模样逗笑了,她低下头晃着脑袋笑了好一会,才把手搭向布鲁斯的肩。

“布鲁斯……”

“我不会问你在笑什么的。”布鲁斯又翻了个隐约的白眼。

“欢迎你进入普通人的情感世界,我只是想跟你说这个而已。”

搭在他肩膀上的手重重地拍了拍他,然后戴安娜起身离开,把空间完全留给了他。




有关于分手的诸多人生经验都贡献在这里了23333

评论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