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

【Jason生贺/jaybru】I Could Be The One

诙桉_今天好好学习了吗x:

*人物属 于DC,ooc属于我


*本文配合“I could be the one”食用更加毕竟剧情是顺着歌词走的x但是有些歌词我理解不能就随便写的东西凑合了【你】


*因为魔法变成猫的老爷与动画电影红头罩之下的桶


*文笔渣,私设有 


接下来请欣赏布鲁斯猫和红头罩的故事      


Jason生日快乐!


———————————————————————————————


长相清秀的少年翘着腿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午后的微风轻轻拂过他的脸,树叶也因这风沙沙作响,林间传来鸽子悠闲的咕咕声,还有几声微不可闻的猫叫。喷泉腾起的水柱时高时低让空气更加温和湿润,水汽中夹杂着绿草的清香。少年干掉最后一口辣热狗,闭上双眼享受了一会哥谭的宁静。起身对着还留有自己余温的椅子轻声说道。


“Goodbye,chair.”


然后他就像往常一样,俯身去拿他的头罩。今天和往常没什么不一样的,就连他坐的位置也没有变,他是这张椅子的常客了。他褪去头罩和面具之前与之后也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人。但是,奇怪的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一只漂亮的黑猫正安详的缩在他的头罩里,还因为对方拿起时引起的震动极其不满的喵了一声,用尾巴甩了甩他的手,又换了个更加舒服的姿势躺好,就像这头罩就是它的家一样。


可少年怎么会愿意呢。他把那只猫从他的安乐窝里拎出来,对着它打量了一番。它有一双如同蓝宝石一样的猫眼。但让少年联想到那个男人的,却是猫看他的眼神,孤傲却又不失热情,看似是在邀请你却随时可以把你推开,不管显得有多不在乎你却总是最关切你。哦,还有那酷似蝙蝠耳的猫耳。


不得不承认,他喜欢这只猫。


所以这只猫就是他的了。


“Hey, little thing. I found you in my hood. So, you are mine.”


“And, I'll call you Bruce.”


把老蝙蝠和猫相提并论,也是对他的一种报复吧。


Jason看着猫白眼这么想到。


黑猫与红头罩的故事就这么开始了




  I could be your sea of sand【我可以是你的宁静港湾】


“Hi, bed. I'm back.”


Jason把猫带回家,和它一起洗了澡,简单的给它弄了点猫食,趁它吃饭的时候顺便把花给浇了。Bruce吃饭很慢,准确的说是很优雅。Jason把头向后偏去,不知怎么开始看它吃饭。但Bruce丝毫没有让这视线影响他的礼仪,每一口还是那么的斯文。              


如果我不给它弄套餐具,大概是无法体现它的绅士了,只有慢。 


Jason的姿势已经成了倒坐,他用手托着腮,停掉了手头所有事情。安静的目不转睛的看着Bruce。它耳朵微微下垂,时不时抬头用眯起的眼睛看着Jason,扬起的猫嘴上只要沾上食物残渣很快就会被舔掉,尾巴诚实的反应着心情的愉悦来回晃动。


最后,它以一个哈欠表示这顿漫长的用餐的结束,Jason这才把视线从Bruce身上移开。当他和猫对上眼的时候,他从中读出一丝嘲讽。


哦,他干了什么。他用了多长时间来看这只猫吃饭?!Jason把身子坐正,用手扶着自己的额头。这样想到。




I could be your warmth of desire【我可以是你温暖的庇护】


“Bruce…Bruce…Bruce!”


Jason的双手绞着被子,牙关紧闭,汗水打湿了他的枕头。他像是被人摁住了脖子一样大口的喘着气,其实是他因紧张而不自觉的憋气弄得他几乎窒息。猫抖了抖耳朵睁开眼睛,从Jason给它铺好的小窝里一个健步跳到椅子上,晃晃悠悠的爬到桌子上然后猛地跳向Jason并且精准无误的砸中了他的脸。猫用小爪子踹着他的脸,用尾巴骚着他的鼻子,最后毫不留情的在Jason的手上咬了一口。Jason一脸不爽的把眼睛睁开,盯着面前的罪魁祸首。Bruce满不在乎地迈着小步子,在Jason的怀里躺下。喵了一声示意Jason可以继续睡了,好像它把对方叫醒的原因只是这只娇生惯养的猫咪因为嫌弃Jason满怀着爱的小窝所以要睡在Jason的床上,完全不是因为它知道Jason做噩梦了。


或者说它更喜欢睡在我怀里。


Jason没好气的揽着这个小家伙继续他的睡眠。在确认他睡熟后,猫轻轻地舔去他额头上未干的汗水,想了一会又蹭了蹭对方的脸颊。这才蜷缩在Jason的怀抱里沉沉睡去。




I could be your prayer of hope【我可以是你希望的祈祷】


“Hi, God.”


Jason把头罩放到一边,坐在教堂的椅子上抬头看向头顶,光线透过彩色的玻璃让一切变得奇妙。在阳光的照射下,整个教堂更加显得色彩丰富,如同沐浴在神奇的仙境里。屋顶像是在无限的延伸,却不知道它会通往何方。Jason一个人的时候会到教堂,不祷告也不忏悔,就是在这里静静地坐着。感受这里的气息。他有时候会想,如果他没有经历过那些,如果他没有遇到Bruce,自己会不会以另一种身份坐在这里,自己会不会成为一位神父。门外传来鸽群拍打的声音,是哪家的小孩子拽着家长的手闯进鸽群中央了 ?还是男孩女孩三五成群你追我赶惹得这群鸽子不得不腾飞?


不管怎样,它们总会落下,无论如何,它们, 终将会回来。


门口传来修女的一阵欢笑,伴随着夸赞猫咪可爱的声音。Bruce悠闲地迈着步子向他走来。Jason也不掩笑意蹲下来帮Bruce取下他头上的几根鸟毛,嘲笑他一般的在他眼前晃了晃。


可惜羽毛不能当创可贴,不然现在Jason脸上贴的都是了。




I could be your gift to everyday【我可以是你每天的礼物】


“Oh ah ah ah!”


猫藏在门上,在Jason推开门的时候巧妙地落到了他的头上。这是今天的,Bruce迎接Jason回家的方式从来都没重样过。它把自己放进锅里伪装成一锅黑米粥;它把碎纸片摆成了他的名字;它用沙拉酱挤出了“welcome back”;它甚至在电脑上给他写了首诗!哦,天哪。Jason不止一次怀疑自家的这只猫是不是成精了,或者说是Bruce派来的卧底。


Jason用手骚着猫的脖子,听着它的享受的呼噜声。


好吧,如果它下次扮成蝙蝠或者是叼着小甜饼来迎接我,那它估计就是卧底了。




I could be your tide of heaven【我可以是你前往天堂的潮水】




“Why you here!”


Jason把Bruce扔进头罩里,随便向后开了几发分散了敌人的注意。一边跑一边瞪着被自己和头罩抱在怀里的Bruce。这个小家伙,在自己快要开枪打死对方的时候不知从什么地方窜了出来,狠狠地咬住了他的枪口。那双眼睛是那么的坚定,坚定地让他动摇。


妈的,那双蓝眼睛越看越像Bruce


他感受到指尖传来的温润,他知道猫在舔他。他也知道,这不是道歉,只是对他的安抚。Bruce没有做出任何事,对它而言,也对他而言。




I could be a hint of what’s to come【我可以是未来的线索】


“……”


Jason趴在床上,猫趴在桌子上。Jason看着Bruce,猫看着他。Jason盯着Bruce,猫偏过头去不看他。Jason起身走到桌子的一边,猫打了个滚滚到另一边。Jason俯身伸手揉了揉猫漆黑的小脑袋,猫扭过头白了他一眼。Jason无辜的受着白眼表示不解,Bruce一个翻身站起身,甩着尾巴靠近Jason。


它舔了我的鼻尖。


然后他逃了。


Jason摸着湿润的鼻尖,看着消失在视野中的黑色身影,露出一个痞气的笑容。




 I could be ordinary【我可以是最平凡的存在】


“哦,那时我是一只无家可归的小猫。在人们的追逐下被迫躲到一个不符合我品味的头罩里,不得不说那玩意很温暖,把我弄的要睡着了。我还真像只野猫。”




I could be the one【我可以是最特别的】


“是的,你和那些野猫没什么两样,但我还是鬼使神差的把你弄回了我家。”




I could be your blue eyed angel【我可以是你蓝眼睛的天使】


“Are you looking at me?”


自从上次被Bruce舔过鼻子后,Jason关于Bruce多了个玩法。


他吃饭的时候,他打扫房间的时候,他做饭的时候,他保养机械的时候……那双漂亮的蓝眼睛总会盯着他不放,好像它没见过这些动作一样,好像Bruce要把这些动作都牢牢地记在心里一样。但是关于这蔚蓝的视线他早有所发觉,他一直默许或者说是享受这,但是自从那件事发生后,他就不再这样了。


他总是会找准时机迎上那视线,享受着Bruce把头扭过去的动作。哦,他当然知道。Bruce正在气急败坏,有时还会喵几声来假装演示自己的尴尬,还有几次干脆就和他这样僵持着,看谁先把视线移开。


每次结束Jason的心情都好到不行,他可以拿出一整天的时间和Bruce玩这个。


绝对不是因为他每次都能耍小聪明赢得比赛。




I could be the storm before the calm【我可以是你平静前的风暴】


“I'm wrong! I'm wrong!”


Jason跪在地板上,头发被弄得惨不忍睹,脸上带着几道鲜红的爪印。做了这些的家伙正端坐在裂开的枕头上,背景是洁白的羽毛这点并没有让Bruce显得和善一点。它舔着爪子,用尾巴打了打被两人弄得一片狼藉的床,咧着牙发出嘶嘶声。


他俩刚刚经历完一场恶战,Jason任务失败有些不爽,一不小心当着Bruce的面,抽着烟说了几句脏话。Bruce先是警告着叫了几声。


那叫什么,别人越不让干的事情,越想干。


然后,Jason吃了一嘴羽毛,一嘴布料,一嘴猫粮。哦,还有布鲁斯用尾巴抽他的时候的几根猫毛。


现在Jason安静了。


他也在也不敢惹Bruce生气了。




I could be your secret pleasure【我可以是你秘密的乐趣】


“No, you can't.”


Dick不知从哪里知道Jason家里多了一只猫,尤其是在知道那只猫能让Jason跪下去 认错的时候,他的对Bruce的兴趣一下子提到了极点。虽然他不知道Dick那表情是不是想表达这个。Jason已经不知道他提过多少次想见这只神奇的猫了。甚至还谎称自己丢了一只黑猫,正在找它。可Jason不信。


什么,养在老蝙蝠家的猫。


每天吃的小甜饼数目还比他原来的多。


不,他不信。除非这猫有什么特殊能力或者利用价值。


不然那家伙是不会留着它的。


即使形容的特征都一模一样,我也不会给他看的。


因为它是我的。


话说很长时间没看到老家伙夜巡了。




I could be your well wishing well【我可以是你美好的愿望】


“Good morning, Bruce.”


Jason看着怀里的猫,他在看着它的有些时候觉得他疯了。这只猫会给他晚安吻与早安吻,这只猫会看着他发呆,这只猫会把他从噩梦中拽出来,这只猫会尽它所能的去阻止他杀人,这只猫会在他孤身一人的时候悄悄出现。


他觉得他简直是疯了。


Jason低下头轻吻着Bruce毛茸茸的小脑袋,猫毛骚的他鼻子发痒。他露出略带苦涩的微笑。


是他把猫当成了Bruce?


还是Bruce变成了Bruce?


鬼知道,世界就是这么神奇不是吗。




I could be your breath of life【我可以是你生命的气息】


“ah……”


被钝器击中脑袋的感觉不怎么好,Jason靠着墙就这么瘫坐了下去。但他就没有再受到什么攻击,因为敌人已经无心来顾虑他了。伴随着尖叫声,低吼声,还有Bruce百听不厌的叫声,Jason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他的脖子一阵发痒,还湿乎乎的,他感受这那小小的温度在他的颈部,他在头罩里能感受到它的呼吸,它温润的鼻子弄得他有些发痒。Jason醒了过来,拎起那只黑猫。它的腹部被划了一刀,那道鲜红在它小小的身躯上是那么的扎眼,更何况还在滴血。


它没有先帮自己处理伤口。


Jason将他抱在怀里,看了一眼Bruce的杰作。顿时觉得Bruce平时对自己还算温柔的。怀中的猫不爽的叫着,又因拉到伤口乖乖闭嘴。


它原来是不是想舔我的脸来着,哦,头罩就这点不好。




I could be your European dream【我可以是你欧洲的梦】


“Have a good dream.”


Jason给猫弄的窝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了,除非他俩闹矛盾时Bruce会像示威一样回到那个窝里。但如果Bruce这么做,Jason不会主动道歉。因为他知道,每晚准时,Bruce会蹑手蹑脚的从它的窝里出来,跳进他的怀里。他每晚次都有会留好位置,只为用这个方式嘲笑嘲笑Bruce。


哦,他绝对不会说很成功。


炸了毛的Bruce抱起来手感也不错。


好像自从Bruce和他一起睡觉以后,他就没再做过噩梦。




I could be ordinary【我可以是最平凡的存在】


“我长得和别的黑猫一模一样,我敢打赌把我扔进猫堆里,你就找不到我了。”


I could be the one【我可以是最特别的】


“你的腹部有一道疤,你没事就喜欢垂着耳朵一幅不怎么精神的样子,我抽烟和骂人你就叫,我做饭的时候你喜欢在一旁看着,你不喜欢舔你自己,你喜欢玩我的头罩。再说,我就在那蹲着,找到那只,眼睛最漂亮的会盯着我看的就得了。哦,对,最伪劣的那只猫。”


 Now I would lie here in the darkness【现在我愿意在黑暗中躺在这里】


Now I would lie here for all time【现在我愿意永远在这里】


Now I would lie here watching over you【现在我愿意永远在这里守着你】


Comfort you【安慰你】


Sing to you【唱歌给你】


Jason的头罩里是漆黑的,Bruce也是漆黑的。出来它那双如天空般的蓝眼睛意外,都是黑暗的。


Bruce在黑暗中喵喵地唱着只有它一人能听懂的歌谣




I could be your worry partner【我可以是你制造麻烦的搭档】


“Hey! Bruce”


不管Bruce的行为多么不像一只猫,但他就是一只猫。Jason的沙发,书柜,地毯……能让他打招呼的好伙伴无一幸免,家里的窗帘已经不知道换了多少个。不,不怕。它要真的只是一只猫咪他还不怕,重点是这不是一只普通的猫咪,这是一只能破译他电脑秘密的猫咪。它卖了他的枪网购了猫爬架,逗猫棒,猫薄荷……以及它根本用不到的猫窝!


但是Jason还是原谅了他。


谁叫Bruce晃了晃脑袋,用那双蔚蓝的眼睛看着怒发冲冠的Jason,然后跳上他的肩舔了他的脸。


啊,可怜的Jason。




I could be your socialite【我可以是你的社交名流】


“Are you  really a cat”


Bruce不光认识这附近的野猫们,这附近的店主们都和Bruce熟的不能再熟,他们莫名其妙的都成了Bruce的朋友。这是Jason才意识到的,通过人们和他打招呼从养着黑猫的小哥变成黑猫家的小哥开始。虽说很不爽,但是还有一点好处就是,Jason从此买东西都便宜了不少。当带上Bruce的时候,还会被硬塞进不少东西。


但基本上都是猫喜欢吃的。


但基本上打折的都嘱咐他多给Bruce买点好吃的。


啊,妈的。




I could be your green eyed monster【我可以是你绿眼睛的小怪物】


“Well, Bruce, you really should look at yourself in the mirror”


再一次对视比赛中,Jason发现了这个让他控制不住嘴角上扬的小细节。在那双发着淡淡微光的蓝眼睛中,几抹绿色巧妙的混到了其中。像是在慢慢融合的鸡尾酒,品后微醺,亦醉亦醒。Jason也几乎要因为这个细节而发疯,而沉醉。他还记得Bruce这双眼睛原来是多么的纯净,他已经看过很无数次。就像一颗纯洁无暇的蓝宝石,谁都无法破坏与沾染。


现在,那蓝眼睛的小家伙,被染上了自己的颜色。


这事实把他搞得发疯。


不解Jason动作的Bruce换了个角度看他。


哦,这和光线无关,他的蓝色被自己占有了。




I could be your force of light【我可以是你光之力量】


“You are not the dark.”


Jason开始把想和Bruce说的话给猫说,猫也用叫声回应他。他们就像两个疯子。一个相信对方能听懂,一个相信对方能理解。但正是这样,他们聊了很久很久,有时候他躺在床上它躺在Jason的怀里,有时候他坐在椅子上它坐在座子上,有时候他盘坐在地上,它缩在Jason两腿之间。


不管位置怎样变化,姿势如何改变。


人声结束后是猫叫。


猫叫结束后是人声。


这点,不会改变。


即使是白天到黑夜。


即使是黑夜到白天。




I could be your temple garden【我可以是你的圣殿花园】


Jason用陶瓷种花,Bruce最喜欢在那附近打转,蹭来蹭去,或者干脆睡一觉。他喜欢没事叼些不知名的野花放到附近,这把它搞得很香。


桂花,百合,月季……Bruce的身上总是有着各种各样的花香。Jason也喜欢抱着这时候的Bruce。


当然很干净,Bruce是不会允许他身上有虫子的。


但这个时候的Bruce比起Jason的怀抱更喜欢那堆瓷器。


有生之年,Jason•Todd,吃了自己东西的醋。


除了Bruce给他叼来紫罗兰的时候。




I could be your tender hearted child【我可以是你脆弱的小孩子】


“Come here,Bruce.”


他们也会冷战,但没用人会用离家出走来威胁彼此。他们都害怕孤身一人,可是也没有人会站出来主动道歉。算来算去,Jason先道歉的次数比较多。


毕竟他了解Bruce。


不管是这个还是那个。


他不愿看着冷战中它的每一个行动


所以Jason只好妥协了。


谁叫他读的懂它想表达什么。


比如,我不想再这样下去。




I could be ordinary【我可以是最平凡的存在】


“说真的,如果你当时没把我捡走。我估计,吃的应该比现在好。”




I could be the one【我可以是最特别的】


“我说过,我在我的头罩里发现了你,你就是我的了。”


Now I would lie here in the darkness【现在我愿意在黑暗中躺在这里】


Now I would lie here for all time【现在我愿意永远在这里】


Now I would lie here watching over you【现在我愿意永远在这里守着你】


Comfort you【安慰你】


Sing to you【唱歌给你】


Will I ever change the journey【我将永远改变旅程吗】


Will the hushed tones disappear【那安静的音调将消失了吗】


Oh little Rita 【哦,我的小丽塔】


Let me hold you【让我拥有你】


Oh little Rita【哦,我的小丽塔】


Let me love you【让我爱你】




谁也听不懂那歌谣,谁也无法理解那歌词。


但是它允许我们


听出爱意


I could be your leafy island【我可以做你树之岛】


I could be your thunder in the clouds【我可以做你云中雷鸣】


I could be your dark enclosure【我可以做你黑暗的围栏】


I could be your romantic soul【我可以做浪漫灵魂】


I could be your small beginning【我可以做你微小萌芽】


I could be your suit in universe【我可以做你万物之衣】




有一天Jason•Todd回到家中,没有熟悉的猫叫,也没有恶作剧一般的迎接方式。他顿时慌了神,急匆匆地跑到客厅。然后他看到了一个男人。


那个男人在沙发蜷着身子抱着他红头罩。


那个男人头上有两个垂下来的猫耳朵。


那个男人因为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对于现在来说不正常所以保持着这个动作呆住了。


那个男人因为看到自己垂下的尾巴猛地炸了起来。


那个男人的动作和日常的Bruce没什么两样。


并且那个男人也叫Bruce。


哦,妈的。


Jason的脑袋当机了一下。


Bruce就是Bruce。


———————————————————————————————


“我觉得变成猫的你诚实了不少啊。你要是能一直那样该多好,或者至少给我留给尾巴和耳朵。”


“哦,想都别想。Jason。再说你对于猫咪也不是诚实了不少吗。还说过什么‘他是黑暗之中的光明骑士’。”


“你要是再提这事我就把你有着耳朵尾巴的照片传给迪基鸟。”


“哦,Jason我不会让你这么做的。你是我的,所以我有权限制你的行动,就像让你删掉那些照片之类的。”


“嘿,老东西。我什么时候是你的了。”


I could be ordinary【我可以是平凡的】


          “I found you in my hood.”


I could be the one【我可以是那个人】


             “So, you are mine.”


“现在回家吃饭,因为你的缘故我多久没有尝到小甜饼了。你的那份要分给我一半。”


“想要的东西就自己来抢啊老东西。”


———————————————————————————————


布鲁斯猫和红头罩的故事结束了


但Bruce和Jason的故事从不会结束



评论

热度(114)

  1. 橘子诙桉_今天好好学习了吗x 转载了此文字
  2. 吃猫日松鼠诙桉_今天好好学习了吗x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