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

[超蝙]直到死亡讓我們重逢

M.貓子★卡在冰裡出不來:

◎這是準備收錄在超蝙短篇集《小情書》的文,原則上兩天更新一次


◎但如果作者卡稿&鬧病號,就有可能變成三天一更


◎《小情書》預定五月初的GJ歐美場首賣


◎《小情書》中的文預定都是傻白甜放閃文,總字數約兩萬到兩萬五千字,內含一篇不公開H文。


!!小情書預購中!!←Google表單,部分地區可能無法開啟


◎《小情書》收錄文章列表↓


[超蝙]最好的告白(上)


[超蝙]最好的告白(中)


[超蝙]最好的告白(下)


除夕夜的精髓


[超蝙]被愛之人




說來讓人意外也不意外,布魯斯每兩年就會得一次重感冒,感冒的症狀每年都不同,鼻塞、發燒、咳嗽、腹瀉、肌肉痠痛都有過;發病的時間固定在冬春交際,如果期間他沒有受傷、中毒或發生其餘會加重病情的意外,大約十到十二天左右就能痊癒。

蝙蝠家族成員對此有一套完整、分工精細的應對方法,阿福會早早備妥藥草茶、各式感冒藥並預約好家庭醫生,迪克和提姆會以休息或想家為理由輪班返回偉恩莊園,就連最叛逆、與布魯斯感情最差的傑森也會『偶然』或『意外』出沒於高譚的暗巷。

唯一狀況外的是達米安,畢竟他加入蝙蝠家族還不滿一年,會在布魯斯倒下時驚慌失措情有可原。

今年布魯斯的症狀是頭暈和四肢痠軟,這讓他別說是駕駛蝙蝠車了,連坐在蝙蝠洞的主控電腦前都有困難,只能穿著絲綢睡衣躺在堆滿枕頭的四柱大床上,透過耳機與三台放在床上桌上的筆記型電腦,遠端監看做蝙蝠俠打扮的迪克與達米安夜巡。

「一個人從左邊繞過去,另一個守住門口等我的指示。」

布魯斯透過耳機上的麥克風下令,凝視前方與左側的筆記型電腦,這兩台電腦與迪克的蝙蝠面罩、達米安的羅賓面具連線,能即時從螢幕上看見養子與兒子目睹的景物。

耳機內傳來迪克和達米安「煩死了老頭!」、「這就去,要帶伴手禮回來嗎?」的抱怨聲與玩笑話,而左方筆記型電腦上代表兩人位置的黑白雙點也開始移動,黑點──迪克──由左繞到鐵皮倉庫的後門,白點──達米安──則在前進五六公尺後,倉庫正門前的貨櫃旁。

布魯斯的視線跟著黑點移動,在心中計算迪克到達後門的時間、可能遭遇的抵抗與應對方法,算到一半時腦袋忽然一陣暈眩,他扶著額頭等待不適消失,然而在擾人的迷霧散盡前,槍聲先敲響他的耳膜。

布魯斯立刻放下手看向筆記型電腦,在與達米安連線的電腦上看見爆炸的閃光,畫面劇烈翻滾數回後靜止不動。

布魯斯的心臟瞬間緊縮,他在畫面邊緣捕捉到晃動的人影,掐著麥克風正要叫迪克到正門支援時,一塊紅布遮住了鏡頭,耳機裡同時爆出複數的驚呼。

「超人?」

「什麼!」

「為什麼!」

「製造劣質毒品,以及把槍口對準一名孩子都不是有責任感的成年人該做的事。」

克拉克沉著的話聲像冬日的湖水般,澆熄了所有的呼喊與爆音,也讓布魯斯安下心放開麥克風,他透過螢幕看見對方在眨眼間放倒包圍者,然後被終於趕過來的蝙蝠俠攔腰抱住。

這讓克拉克瞬間僵硬,低下頭看著用臉猛蹭自己胸口的「蝙蝠俠」,愣了一會壓低聲音問:「是……迪克嗎?」

「是。」

布魯斯透過迪克的耳機回答,按壓著眉心既安心也惱火地道:「如果你能敲他的頭一下,阻止他的失態舉動,我會很感謝你。」

「我不認為給朋友一個擁抱是失態。」

克拉克笑了笑,輕拍迪克的背脊,在對方鬆手後略帶憂慮地問:「你又感冒了?」

布魯斯的嘴角往下垂,沉默的瞪著畫面裡的高大伴侶。打從他和克拉克還僅是朋友的時期,氪星人就很清楚自己兩年鬧一次病號的奇異體質,因此會單憑迪克以蝙蝠俠的打扮出現便猜中自己感冒了並不奇怪。

只是不奇怪不代表布魯斯能接受,正如同不管周圍人對於自己的定期發病做了多少準備,他仍會在患病時惱火煩躁一般,黑騎士始終厭惡被人發現或瞧見軟弱之處。

布魯斯的沉默勾緊了克拉克的雙眉,他環顧左右恢復正常音量問:「蝙蝠俠,你和羅賓能自己處裡這些人嗎?」

「當然可以!你去忙你的,不用在意我們。」

迪克以完全不符合蝙蝠俠形象的輕快口氣回答,後退一步揮手道:「再見!你想找的人在二樓臥室,小陽台的落地窗沒上鎖你可以直接進去。」

「迪克!」

布魯斯低吼,吼聲還沒散去,輕風就吹上他的身側,轉頭一看便瞧見克拉克推開拱型落地窗踏進臥室,霎時沉下臉低聲道:「我沒說你可以進來。」

「我知道,所以我先下手為強。」

克拉克關上落地窗,在窗前站了一會讓身上的寒氣消散後,才緩步走到床邊坐下問:「你還好嗎?」

「我很好,你可以回去了。」

「你在發燒。」

克拉克伸手碰觸布魯斯的額頭,再一手抬床桌一手拉被子,將酒紅色的羽絨被提到對方的胸口道:「蓋多一點,你現在不能冷到。」

「我已經熱到冒汗了。」布魯斯嘴巴上這麼抗議,卻沒有動手撥開羽絨被。

他內心掌管理智與尊嚴的部分想無視肌肉的叫囂,挺直腰桿趕走克拉克;但作為病患與情人的地方,卻只想沉進闊別一周的戀人懷抱中,要求對方用那雙光滑、柔韌又溫暖的手揉去一身痠軟。

兩種相斥的心思在布魯斯腦中打架,最後他哪一方也沒選,而是將視線放回電腦螢幕上道:「你如果不打算走,就去廚房幫我弄一杯熱咖啡。」

克拉克起身走出房間,片刻後端著冒煙的馬克杯回到房內,拉起布魯斯的手握住溫熱的杯子。

布魯斯想也沒想就以杯就口,在杯中物滾入喉頭時愣住,放下杯子瞪向克拉克道:「克拉克,我要的是……」

「咖啡,我知道,但是那不是你的身體所需要的,所以我幫你泡了熱蜂蜜牛奶。」

克拉克指指杯子裡乳白色的液體,坐回床邊微笑道:「趁熱喝了,身體會比較舒服。」

「我要咖啡。」

「等你康復之後,我會泡給你。」

「你現在就能泡,我沒虛弱到被一杯咖啡毒死。」

布魯斯冷著臉說話,預期克拉克很快就會拋出一堆健康知識反駁,然而對方卻瞬間僵住,天藍色的眼瞳裡映著明顯的恐懼。

這觸動布魯斯心中的警鈴,同時也注意到他因為身體有恙、思念伴侶而忽略的事──克拉克從廢棄倉庫區一秒飛到偉恩莊園的動作太急太趕,且對方已經將近十年沒有插手自己在高譚的活動了,今日卻直接從天而降打昏所有匪徒。

異常、異常還是異常,布魯斯瞇起眼瞳凝視枕邊人問:「出什麼事了?」

克拉克晃了一下肩膀脫離僵直,搖搖頭站起來微笑道:「沒事。如果你不想喝牛奶,我可以幫你泡熱可可,你要嗎?」

布魯斯扣住克拉克的手,透過手掌捕捉到細微的震動,沉下臉低聲道:「克拉克,說謊不是你的強項。」

克拉克沉默,望著布魯斯的臉龐許久,才放下強撐起的笑意坐回床上道:「你知道,我為了做專題採訪離開美國整整一周,直到昨天晚上才搭機回到大都會。」

「然後?」

「然後當我今天早上抱著初稿到星球日報,準備做最後的潤飾時,我發現坐在我對面的娛樂版記者艾咪情緒相當低落。」

克拉克睜大眼睛做了一個吃驚的表情道:「我很驚訝,因為艾咪一向是報社裡的開心果,所以我馬上問艾咪出什麼事了,艾咪回答我,她養的貓昨晚走了。」

「……」

「老實說,這不是令人意外的事,畢竟艾咪的貓已經十六歲了,而且在兩周前就因為腎臟病頻繁出入動物醫院,為此我還幫艾咪寫過稿,讓她能請假去醫院陪貓。」

「……」

「但即使如此,艾咪還是很傷心,她告訴我,她以為自己已經做好足夠的心理建設了,但直到貓嚥下最後一口息,她才發覺這些建設根本毫無意義。」

克拉克停頓幾秒,仰起頭回憶女同事帶著哭腔的話語:「『克拉克,我今天才知道,當你真正看重、依賴的生命逝去時,不管提早多少時間知道他要走了,在離別降臨的那刻,你都一樣無法面對。』」

布魯斯沒有開口安慰克拉克,或是嘲笑世界最強的男人為了一隻貓情緒低落──這完全符合黑騎士的性格,只是默默看著另一人,等待對方將話說完。

布魯斯的等待是正確的,在長達半分鐘的沉默後,克拉克低下頭忽然改變話題道:「我上周所做的專題,是探討細胞分裂和壽命之間的關聯,根據醫學研究,細胞每分裂一次,裡頭染色體末端的DNA端粒就會產生減損,而當端粒耗盡之後,細胞便會停止分裂並走向衰亡,這反應在人體上就是老化與死亡。」

「我知道這個研究,科學家還找到能修復端粒的東西──端粒酶,他們認為如果人類能控制這種?,某些人長生不老的願望就能實現了。」

「還可以控制癌細胞的分裂──癌細胞能無限分裂和端粒酶的活躍有直接關係。」

克拉克笑著補充,不過這抹笑很快就消逝,他垂下頭十指緊握道:「我基於好奇,讓堡壘查過我的端粒長度,電腦給我的回覆是,氪星人的端粒長度是人類的十倍,端粒酶的活性則是介於癌細胞和正常細胞之間。」

「……」

「抱歉,我說了無聊的事,你趁熱把牛……」

「如果沒有意外,在我壽終正寢後,你還能活至少九百年。」

布魯斯吐出克拉克不敢言明的話,看著臉色蒼白的氪星人,按著太陽穴深深嘆氣道:「姑且不論你我有沒有辦法活到人類與氪星人的平均壽命,你居然會因為這種假設性問題心神不寧,外界真該把你的稱號從鋼鐵之子改成海綿之子。」

「我本來就不是鐵做的。」

「沒錯,所以你也有可能比我早死。」

布魯斯見克拉克愣住,手戳對方的胸口厲聲道:「地球第二有錢與第一聰明的資本家、宇宙第一的惡棍,以及許許多多已知或未知的生命體每天都在研究如何讓你變成屍體,你現在就認為自己能活滿一千歲未免太樂觀了。」

「布魯斯……」克拉克垂下肩膀低語,對於戀人的惡毒與實際既敬佩又無言。

「就算你真能,而我也活到老死好了。」

布魯斯放下手,直視克拉克的眼瞳道:「這表示你在我死後,有好幾百年的時間能體驗我不在的感覺,何必現在就開始模擬?」

克拉克張口再閉口,反覆數次後垂首十指抱頭,難掩挫敗地道:「我知道,我也不想,但是我沒辦法,這個……這個念頭就像潘朵拉的盒子,打開後就收不回去了。」

布魯斯放在羽絨被上的手抬起,朝克拉克拱起的背脊伸了幾吋,但再碰觸到對方前便放下手,將蜂蜜牛奶擺到床桌上,靠著枕頭仰望水晶吊燈上的天使裝飾道:「人們對於死後世界的猜測大致能分成三類,一沒有死後世界,人死了一切就結束了;二是死人會依據生前的所作所為,前往某個極好或極壞的場所;三是死者將會轉生,以人或其他生物的形式重返活人的世界。」

「……」

「第一種的支持者最少,第二和第三種的認同者的人數則差不多。」

布魯斯停頓片刻,將目光從天使雕塑轉回克拉克身上道:「如果人類的集體選擇是正確的,那麼在我死後,短則一兩年長則九百年,你就能再度和我相遇。」

克拉克的肩頭震動兩下,放下手抬起頭睜大眼睛訝異地注視布魯斯。

「不過先決條件是你能找到我。」

布魯斯偏頭輕笑道:「畢竟地球上光人就有七十多億,算上其他動物說是兆上京都有可能,而死後的好地方、壞地方則是塞了創世紀以來所有死透的傢伙,要從中找……」

「我會找到你。」

克拉克打斷布魯斯,握住對方垂在身側的手,前傾身體斬釘截鐵地道:「不管要花一年、兩年還是九百年,在人間、天堂或是地獄,我都一定會從人、動物、天使或魔鬼之中找到你,我發誓!」

布魯斯的嘴唇微微揚起,抽出拇指輕撫克拉克的手背,以高譚王子輕柔亦輕挑的口吻道:「那你最好確保我在死前對有你下有足夠的印象,否則等你花九百多年找到我,我卻把你忘得一乾二淨,這可就白費工夫了。」

「我會的。」

克拉克握緊布魯斯的手,眼底不見先前的惶恐,只有不可動搖的意志:「我會陪著你、纏著你、守著你,回應你的每一次呼喚、注目與索求,直到你不管置身天堂還是地獄都忘不了我。」

「那真是令人期待。」

布魯斯伸手拿起馬克杯,將杯子遞向克拉克道:「那做為第一次的『索求』,下樓把杯子裡的東西換成咖啡。」

「如果你先把它喝完,並且將身體養好的話。」

克拉克瞧見布魯斯的臉色一下子轉黑,將杯子推到對方嘴前,笑容燦爛地道:「布魯斯,你是個很記仇的人,所以我想和順從你相比,忤逆比較容易讓你印象深刻。」

費心安慰臉皮媲美核電廠圍阻體的他是白癡,但最白癡的是對方明明作出如此惡劣的發言,他的心底卻仍被暖意所繚繞。

雖然這麼想有些對不起克拉克,但布魯斯實在很高興知道,眼前的氪星人只要不出意外,便不會先自己而去。


=================================


這是《小情書》裡最後一篇完整公開的短文,會特別註明"完整"就表示有不完整的。


本周六我會貼出原本不公開短文的前半段(清水部分,約三千字),然後全本會貼出的部分就正式貼完啦(灑花)







评论

热度(82)

  1. 橘子M.貓子★卡在冰裡出不來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