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

堪萨斯的天空下 19-24

风之翼-请叫我小翼:

前章传送门→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18




【声明:此次更新包含作者不负责任的猜想,仅为推进剧情服务,还望大家包涵OTZ】




感谢我家candy!没有candy我只会写出一篇辣鸡_(:зゝ∠)_今天肝不到九宫格惹,先发六章,如果懒癌不犯,争取在假期里完结堪萨斯






19


 


阳光慢慢洒落在草叶的海浪上时,玛莎已经让小小的屋子里飘起了咖啡香。她一直都很喜欢站在厨房的窗口,看着那天空由深沉的蓝色一点点染上绯红和金黄,黑暗的云朵被镶嵌绚丽的金边。无尽的耕田旷野上只有一棵突兀挺立的老树,饱经风霜的躯干佝偻着,迎接那初生的阳光。窄小而温馨的家里,只有开水滚动翻腾的声音,加西有时候会蜷到她脚边,眼巴巴的等待自己的早餐。玛莎轻轻的哼着歌,旋开老旧收音机的开关,嘶哑的电磁杂音响起,如往常一般等待着那个冷漠干瘪的男声报道天气。


 


“早安克拉克。”听到老木门“吱呀”的声响,玛莎心情不错的发问,“要不要来些煎饼?”


 


“当然,妈妈。”带着一身寒冷气息的克拉克挤进了狭小的厨房,屋里的暖气让他舒服的哼了一声。


 


“果酱和枫糖浆在老地方。”玛莎笑着回身,把装有煎饼的盘子递给他。“和你的新朋友处的怎么样?”


 


“我认为挺好。”克拉克帮忙摆放餐具,“事实上我们很聊得来,他本人比起他所展示出的形象要好得多。可……”


 


玛莎停下动作,耐心的等他把话说完。克拉克揉了揉头发(现在它们更乱了),他犹豫了一会,还是决定开口。


 


“可我总是觉得他并不喜欢我。”


 


大男孩颓丧极了,连语气里都带上了少见的委屈,他微微撇着嘴看着忍不住微笑的母亲,仿佛下一秒就要扑过来撒娇。玛莎捂着嘴想压下自己笑意,但是她失败了,愉快的笑意蔓延至她全身。她真的很高兴,因为她的克拉克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为这样的小事苦恼过了,更别提毫不掩饰的流露出这些感情。沉默,坚硬,紧绷和总是皱起的眉头,几乎要构成了他的全部。


 


“哦,我的宝贝。”玛莎放下手里的咖啡壶,轻轻地捧住克拉克的脸颊,“他不会的,他当然会喜欢你,特别是在他了解了你之后。”


 


“他当然了解我。”克拉克仍旧显得很沮丧,“了解详细的就差把我解剖了。但不知道为什么,在我试图接近时,他似乎总是会刻意的拉开距离。”


 


玛莎扶住苦恼中儿子的肩膀,让他坐到桌边,然后自己温柔地握住他的双手。


 


“看来你很珍视这个朋友,克拉克。”


 


“是的。”克拉克仿佛又回想起什么一样,嘴角露出微微的笑意。“和他相处不仅仅是让人愉快,他更让我觉得……觉得……安心?”


 


克拉克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儿,犹犹豫豫的选择了这个词来形容。玛莎用拇指摩擦着他的手背,示意他继续刚刚的话题。


 


“明明我们……我们是那样的不同,但是……但是我总是觉得我们之间有着某种共鸣,某种……”


 


他再一次停顿下来,反复斟酌着下一句话,但最终他也没有找到更好的描述。克拉克垮下肩膀,轻叹一声:


 


“他让我觉得……灵魂变得完整。”


 


克拉克垂下眼睛,有点无奈又自嘲的哼笑一声。他抬头看着玛莎,仿佛渴望被肯定,又仿佛在质疑自己的想法。


 


“这种想法很奇怪对不对?”


 


“不,当然不,我亲爱的孩子。”玛莎倾身把儿子搂进怀里,“我很高兴,我很高兴。”


 


她慢慢的捋顺克拉克的头发,轻柔的拍着他的后背。


 


“一直以来我都在担心。我能给你关怀和家,露易丝能够给予你爱和陪伴。但是,在你生命中,总有那么一部分是我们两人谁也触及不到的。也许现在你能够一个人承担,但总有一天……我害怕总会有那么一天,那些无法被分担的会将你压垮。”


 


“但现在我可以放心了。”玛莎捧起克拉克的头,“终于有人能够踏上你所处的高台,俯瞰你所见过的风景。”


 


克拉克在母亲的手掌下微笑,但很快的他又皱起了眉头,沮丧的表情再次爬了出来。


 


“也许他只是在害怕,在怕自己的某些部分会伤到你,就像你对待你的邻居和同事们一样。”玛莎拍拍他的手安慰着。“哦,别这样看我克拉克,这一点你可反驳不了我。”


 


玛莎亲吻了儿子的额头,然后起身给他们俩倒上快要凉掉的咖啡。


 


“我知道他信任我,那信任甚至能让他卸下那些仿佛与生俱来的戒备,但他做的一切却让我觉得更像是在赎罪。”克拉克捧着那杯咖啡喃喃。“他竭尽全力的帮助我,为我提供他能提供的一切。我总觉得他在拒绝我的靠近,哪怕只是一点带着笑容的谢意。比起这种给予,我更希望他能够……能够……”


 


克拉克没有说完就陷入了沉默。昨晚布鲁斯空洞的表情和在孤独堡垒里闪耀的双眸,交叠着在他脑海中呈现。那让他的心脏和肺部有些不适。


 


“但你已经在让他改变了,不是么?”玛莎找出那瓶香甜的糖浆,让金棕色的液体倾倒在克拉克面前的煎饼上。“你知道的,你可以让人们改变,让他们变得更好。”


 


“不,不是的妈妈。”


 


克拉克从那些美丽的颜色上抬起头,他没有看向玛莎,而是直直的,直直的望向没有尽头的天际。


 


“是他改变了我。”


 


 


—TBC—


 


 


20


 


“我原以为您会把这些东西销毁。”


 


“我就是在处理它们。”


 


“锁进蝙蝠洞里的铅匣?对于上了年纪的人来说,还这真是新奇的销毁方式。”


 


“它们总好过莱克斯那种家伙的实验室。”


 


“所以就全放进自己的实验室?”


 


“很少见你在质疑我的行为,阿尔弗。”


 


“我一直都在质疑您的各种行为。”


 


布鲁斯有点无奈的把门关上,隔绝了那些物体闪耀的绿色光泽。他按下旁边的某个开关,那一箱东西就被封进了地下洞穴里,连同那些开关按键一起消失在平滑的岩层后面。


 


“这是某些必要的措施,阿尔弗。”他看着对方鹰隼一般的眼神无奈的叹气。“自那以后我再没有想使用过它们,这只是应对某些紧急情况的手段——至少在我找到更好的办法之前是。”


 


阿尔弗雷德终于收回了目光,继续专心的调试蝙蝠车的引擎。布鲁斯头痛的揉按着太阳穴,他踱到主控台前面拉开椅子,踌躇一会儿却没有坐下,接着挥开椅子回到蝙蝠车旁边,有点泄气的趴到车门上。


 


“我不会再去伤害他,阿尔弗。”


 


“是是,我相信您布鲁斯老爷。”


 


阿尔弗雷德含糊的回应着,接着就躺到躺板上滑进了车底。


 


“他改变了我,阿尔弗。”布鲁斯转身靠在车门上,声音轻的仿佛是自言自语。“他……他可以将人类引向光明。不是虚无的梦,也不是一个美丽的谎言。”


 


“我觉得这句话里的‘人类’可以用‘我’来代替。”阿尔弗雷德的声音从车的下面传来,显得有些瓮声瓮气。


 


“‘我’被‘人类’包括进去了。”


 


“有时候直白些承认没什么不好,布鲁斯老爷。”


 


“我没什么好承认的。”布鲁斯板起脸。


 


“比如说对某位超乎常理的关心?”


 


“是你劝我不要对‘同伴’太过苛刻。”布鲁斯刻意的在“同伴”上加了重音。


 


“关心范围包括个人生活?”


 


“成为朋友可不是我的要求。”


 


“一周就已经让你们熟悉到这种程度?”


 


“两年前我就已经这么熟悉。”


 


“我看到的资料日期可都是这一周的。”


 


“你监视我。”


 


“偶然遇到的可不能算是监视。”


 


“你还在记恨我不小心看到你的邮件?”


 


“我在记恨你总是不肯面对自己的内心,布鲁斯老爷。有的时候那些逻辑思维起不到什么作用。”


 


阿尔弗雷德从车底下滑出来,仰视着陷入沉默的布鲁斯,凝望着那个很早以前就一直在掩埋自己感情的孩子。有的时候,有很多时候他真的想和那个蝙蝠侠拼命,为了布鲁斯而和那个蝙蝠侠拼命。


 


“他……只是位朋友。”布鲁斯终于声音嘶哑的开口。“他只是位朋友。”


 


男人喃喃着,仿佛为了肯定自己的结论一般,又重复了一遍。阿尔弗雷德没有再作评论,他只是挑了挑眉毛,然后就再度滑进了车底。


 


“你说了算,布鲁斯老爷。”他在下面瓮声瓮气的结束了这个话题。


 


布鲁斯轻拍了下车体,再度回到主控台前面,继续进行那些似乎永无止境的工作。哥谭,阿卡姆,超人类,现在又加上一个正义联盟,他要关注的事情太多了,每一分都无法被浪费,他必须心无旁骛。


 


资料和情报一条条的闪过屏幕,倒映进蝙蝠侠空洞而锐利的眼中。


 


 


—TBC—


 


 


21


 


 


“本季度的财务报告显示……”


 


这个人还要啰嗦到什么时候?韦恩集团已经开始招聘这样的废物了吗?


 


韦恩总裁斜躺在椅子里,几乎算得上是满腔怒火的瞪着那个作报告的可怜员工。天知道他还有多少需要操心的事,而现在他却不得不在这里听这群人的废话。他转头恶狠狠地瞪了眼始作俑者——卢修斯,而对方则坦然的回看他一眼,满脸的“不开完这场会就别想要新装备”的微笑。


 


布鲁斯有点烦躁的换了一个姿势,开始毫无愧疚的开小差。他已经连着追查了三周有关那个“母盒”的线索,根据那些残缺不全的记载,天堂岛、亚特兰蒂斯以及人类都应该接触过这个东西*。虽然它最后被埋进了土里,但通过莱克斯公司的加密视频,布鲁斯确信那个东西一定已经“出土”了。也许他该抽空去拜访下那位塞拉斯·斯通博士了,没准还会有些“意外惊喜”等着他呢。


 


虽然事后表明,那并不算什么惊喜,或者说可以算得上是惊吓了。


 


但此时的布鲁斯并没有想那么多,枯燥无聊的会议和长时间的睡眠缺乏,又加之今天是哥谭难得的晴天,他很快的就在阳光和无聊的包裹下合上了双眼。


 


又是梦,阴暗潮湿的梦。


 


枪声,尖叫,火药的味道,鲜血的味道,重物坠落的声音,珍珠滚落的动作,冰冷的灯光和街道,凶犯奔跑消失的动作,再过几十年也会一如既往的清晰。接着爆炸声传来。


 


他在梦境中迟钝而呆滞的转身。


 


火光,尘埃,雨和无尽的黑暗,刺目的绿光让他眼睛疼得厉害。


 


他想将眼睛闭起,但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做到。在夜晚黑暗的深渊之中,那些被白日遮蔽的潜意识,是他永远无法洗脱的罪名,时刻都在用荆棘鞭笞着他的灵魂。


 


但是一袭柔软的红色突兀的把他温柔地围住,隔绝了那些长久以来无法摆脱的片段。他周身的空气变得温暖而干燥,那贴上他皮肤的布料甚至还沾着青草和麦秸的味道。金色的光线割裂了黑色的幕布,雨水和乌云惨叫着退去,席卷而来的光明霸道的盛满虚无的梦境。


 


心房满溢的瞬间,有什么夺眶而出。


 


布鲁斯慢慢醒过来时,窗外正飘过一片美丽的红色,他差点就要撞翻椅子扑到窗户边上。但是,员工平板没有丝毫波动的声音唤回了他有点模糊的神志。窗外只不过是一片被放飞的红色气球而已,在太阳光下推推搡搡的奔向天空。


 


也许之后他应该给克拉克发一个问候短信。


 


从瞌睡中醒来的总裁明显的心情不错,终于不再被眼神压迫的可怜员工,悄悄地抹掉额头上的冷汗,看来这次的计划书终于能被通过了。不论是谁让老板变得高兴了,他都是神一般的存在。


 


 


“阿嚏!!”


 


克拉克有点气愤的看着手里的盘子,一个冷不防的喷嚏让那倒霉的瓷器变成了完美的冰坨,他不得不小心翼翼的用热视线把它弄化。


 


“你感冒了吗?克拉克?”玛莎突然地从他背后冒了出来。


 


“呜哇!!!”


 


“滋滋……”


 


好了,他也不用把冰融化了。克拉克盯着盘子正中央的空洞,表情十分挫败。


 


“你可从没对那一千多个碎盘子露出过这种表情。”


 


“那不一样!妈!”克拉克的语气里不自觉的带上了撒娇的意味。


 


“嗯哼,我可没看出有什么不同。”


 


玛莎拍拍儿子坚实宽阔的后背,把还沾着泥土的蔬菜放进水池里。


 


“怎么,追求的不成功?”


 


“什……什么?”克拉克瞪大了眼睛,不解的看着忙碌的母亲。


 


“哦,得了吧宝贝,你就从没能躲过我的眼睛,你真应该看看自己洗盘子时的表情。”玛莎撇撇嘴表示不屑,“上次你露出这样的表情后,就给露易丝买了戒指。上上次你露出这样的表情,第二天就吻了拉娜。那么现在……”


 


玛莎关上水流,把那些蔬菜放到流理台上,开始准备沙拉。


 


“谁是那个正在被你想念辛运儿?”


 


“是布鲁斯……”还没回神的克拉克下意识地回答了母亲的问题。“呃……不,我不是那……哦,天哪……”


 


克拉克猛地止住了话头,他在玛莎和盘子之间来回看,仿佛没明白自己脱口而出了什么。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惊得他差点把那个可怜的盘子分尸,接着他就慌慌张张的把盘子丢进垃圾桶,一溜烟的从厨房里消失掉了,留下一个似是发现了什么秘密的玛莎。


 


“布鲁斯……嗯哼,听起来像个男孩子的名字呢。”


 


玛莎对着克拉克消失的方向,感兴趣的挑起一侧眉毛。


 


 


—TBC—


【注】:*这里只是作者对母盒来源的一个猜想。


 


 


22


 


 


克拉克是恍恍惚惚回到自己房间的。他倒在床上眼神发直,似乎还没从自己的那个回答里回过神来。


 


也许只是最近一直在想有关他的事情吧。


 


一通胡思乱想过后,克拉克选择给予了自己这样一个的答案,然后他心满意足的滑开了手机的锁屏。


 


 


身体怎样?


——B


 


好多了,多亏了你的帮助。


——S


 


不,你应该感谢你顽强的氪星基因。


——B


 


但这其中也多亏了布鲁斯你的帮忙。


——S


 


我说过不要在通讯时叫我的名字!


——B


 


抱歉B!我一时改不过来。


——s


 


 


克拉克等了一会,却没有收到对方的回信,他有点焦躁的在床上滚了两圈,想了想决定还是再发一条道歉,末了还学着露易丝的样子在结尾加了个表情。


 


 


B,我真的很抱歉:(


——S


 


没有下次。


——B


 


典礼开始了,你接着“贮存”太阳能吧,小男孩儿。


——B


 


 


克拉克看不到此时自己脸上是一个怎样的笑容,他丢开手机无限柔情的凝视着头顶的小小太阳系。突然间他很想去触摸一下阳光,或者久违的再飞一下,而且只要他在田地里飞行,就不会被其他的人发现。行动派的克拉克边想着,边就这样冲下了楼梯,还不忘对着厨房里的玛莎喊上一声:


 


“妈妈我出门一趟!不用担心,我会在午餐时准时回来!”


 


玛莎还没来得及回应,克拉克就风一般的消失在门廊了。她对着窗外挑挑眉,在围裙上擦干双手。距离午餐还有挺多时间,足够她去发一封邮件,没准还能等到回复呢。


 


 


敬爱的A·P:


    


希望您和您的家人近来一切安好。如此冒昧的再次打扰您十分的抱歉,但是在各种原因下,除了您以外,我实在是不知如何向他人提起。


我的孩子由于某种原因,而和前一位恋人分手了。虽然他并未告知我细节,但我能够猜测出其中的部分原因。近些日子,我察觉他似是又陷入了恋爱,虽然他本人并没有这样想,但我认为他觉察到这一点,也只会是早晚的事。只是……他似乎认为自己并不该获得幸福,因为他选择的工作让他随时都会有离去的危险。您原先曾在讨论组里偶然提过,您的孩子有这样的问题,我记得您称之为“亲密危机”?因此我希望能向您请教一些方法,至少能让我的孩子知道他仍然值得那些美好,值得拥有他应该拥有的全部幸福。


 


祝好!


 


 


                                                                   你真诚的


M·K


 


 


 


 


 


 


尊敬的M·K:


    


十分感谢您的来信,能帮助到您是我的荣幸。我和我的家人都很好,也请替我向您的家人问好。


对于您提到的问题,我实在是愧于回答。几十年来我一直完全支持他的所有选择,帮助他实现他所想的一切。但是,我却没能帮助他走出那些困境和梦魇,反而让他深陷其中无法自拔。我曾尝试过各种途径让他再度建立亲密关系,但最终都并不成功,甚至有的反过来更加重了他的伤痛。在情感疏导的问题上,我是一个极端失败的案例。很抱歉在这个问题上我无法向您提供任何帮助,还请您能够理解。


 


祝您和您的家人安康。


 


 


你忠诚的


A·P


 


 


 


阿尔弗雷德保持着点击发送邮件的动作,他一动不动的坐在屏幕面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知过了多久,电脑的屏幕闪了几下,接着跳出来一条通知:


 


“MK申请与您Skype”


 


老人看着那不断跳动的字犹豫了一会,然后慢慢的点了下鼠标。


 


“同意”


 


—TBC—


23


 


“斯通博士再一次拒绝了您的邀请。”


 


“那我们更有理由怀疑那个东西的来历了。”


 


布鲁斯皱着眉把那杯胡萝卜汁咽下去,然后匆忙的塞了快小甜饼。阿尔弗雷德挑挑眉,却放任他把更多的糖份扔进嘴里。


 


“又该那位出场了?”


 


“不然还能有更好的办法吗?”布鲁斯有点嘟嘟囔囔的回应,“等着他同意和韦恩公司合作?”


 


“您在怀疑那是另一个世界的东西?”


 


“从那些零碎的记载里大致能看出它的能力。”布鲁斯微微后靠,胳膊架在扶手上。“既然亚马逊人和亚特兰蒂斯人都同意将‘母盒’埋葬,那这能力一定是能让人感到恐惧的。”


 


“或者它的制造者令人恐惧。”阿尔弗雷德幽幽的接了一句。


 


布鲁斯前倾身体,用双手撑住下巴,脸色越发变得沉重。


 


“恶魔会从天而降。”他的声音稍微有些嘶哑。


 


“您相信那个疯子的话?”


 


“提前准备没什么不好——”布鲁斯被阿尔弗雷德的视线哽了一下,“关于这个问题,阿尔弗我……”


 


“不,我没有继续指责您的意思。”阿尔弗雷德收起空掉的餐具,“我只是想提醒您,您不能在单干了,鉴于您已经结交了一些朋友……”


 


“合作伙伴,阿尔弗。”布鲁斯粗声粗气的打断他的话,“只是合作伙伴。”


 


“您说了算,布鲁斯老爷。”


 


老者优雅的端起托盘离开,把自家老爷的瞪视撇在身后。


 


 


然而,最后去拜访斯通博士一家的人是巴里。科学家之间有的时候总是比较好说话的,特别是在有一定的共同话题时。布鲁斯坐在主控台前不耐烦的敲着桌面,他才不是因为“蝙蝠侠”的提议被集体否决了而有点烦闷……好吧,确实那也算……十分之一的原因。


 


“叮——”


 


手机屏幕亮了起来,提示他有一条新信息。布鲁斯拿起来,一眼就看到了发信人那里那个硕大的“S”。他有点无奈的翻翻眼睛,微微侧过身去点开那条信息。这两天那个堪萨斯男孩十分热衷和他发信息,从最近的各种政治时事,到复杂的社会现象,甚至连麦田上的日出,原野夜晚的星空,亲手做好的苹果派,都要兴致勃勃的和他说上一通,用图片分享那些美景和值得纪念的时刻。布鲁斯曾经讽刺过克拉克的行为,但是在对方回复的“抱歉”和一个难过的表情下,勉强同意了这种类似高中女生的短信聊天。


 


然后,就变得有点不可收拾了。那些时不时响起的通知声,经常会打断他的某些思考或是决策,以至于有时他在回复之前不得不先提示自己,那只不过是个无聊的超人,用不着和他置气,而不是因为克拉克发那些代表难过的表情。布鲁斯虽然一脸嫌弃的回复着,但是却无法掩饰微微上扬的嘴角。


 


毕竟,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和别人这样轻松的聊过天了。


 


“布鲁斯老爷,艾伦先生——”


 


阿尔弗雷德的声音刚从通讯器中响起时,布鲁斯就关掉了那张落日图片收起了手机。果不其然,他话音未落,巴里就已经站到他面前了。


 


“晚上好布鲁斯,抱歉潘尼沃斯先生我刚刚有点着急了。”风风火火的青年语速快的不似人类。


 


“……来访。”


 


阿尔弗雷德的声音里明显带上一丝无奈,而巴里只有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


 


“怎么样?你看到那个‘母盒’了吗?”


 


“不,斯通博士对此一直讳莫如深。”巴里跳到对面的椅子上,盘着双腿苦恼的垂下头。“每次我试图暗示这一点,他总会不留痕迹的转移话题。”


 


布鲁斯忍不住的伸手揉揉那个沮丧的脑袋,鼓励一般地拍拍青年的肩膀。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巴里,看来斯通博士就是我们要找的那个人。”他不敢相信自己正在微笑着鼓励对方。“现在我已经能肯定他拥有‘母盒’。”


 


青年的面庞立刻就亮了起来,那单纯开心的笑容让布鲁斯也忍不住勾了勾嘴角。


 


阿尔弗雷德端着茶水站在不远处看着他们,表情一点一点的柔和下来。他看看时间,决定暂时不去打扰。毕竟,今天约定好的Skype时间已经到了。


 


—TBC—


24


 


“克拉克?要不要来些柠檬茶?”玛莎在谷仓的门口探出头来。


 


伴随着一阵各种物品碰撞的乱响,克拉克在那堆满是灰尘的东西间钻出个脑袋,他的头发和脸都因此而脏兮兮的,而他头上那盏垂的过于低的吊灯,也因为他的动作而疯狂的摇晃。


 


“不,暂时不用了妈妈。哦——”克拉克对她露齿一笑,接着就被一个没有放稳的盒子砸了脑袋。


 


“那我就把它们放在这边了。”玛莎用脚勾过来一张破旧的桌子,把那一大罐子还冒着冷气的东西放上去。


 


克拉克只是冲着母亲摆摆手,示意他已经知道了,很快的就再度钻回了那一堆破破烂烂的东西之间。玛莎握着双手在门口又看了一会,可最终她也只是沉默的回到房子里,留下克拉克一个人无休止的忙碌。


 


在打开电脑前,玛莎特意看了看四周,仿佛一会要做什么坏事一样心虚。虽然不论是和网友聊天,还是和别人探讨下如何帮助自己的孩子走出困境,都并没有不妥之处,但是玛莎就是说不出原因的不想让克拉克知道。是怕他知道担心?难过?还是其他的什么?玛莎搞不清楚。也许,这样应该是最好?


 


她一边想着,一边点开了自己的Skype。


 


阿尔弗雷德回到自己的挂车小屋时,还未到约定的时间。比起准时到和迟到,他更习惯稍微提前那么一点,那让他更觉得从容不迫。阿尔弗雷德把自己藏进屋子里的黑暗中,他记不清自己是在什么时候养成了这样的习惯。不,比起习惯,这应该是他生活中主要的部分,躲在属于黑暗的黑幕后面。


 


他和M·K夫人——虽然对方坚持要称她为玛莎——的近几日的通讯中,并没能探讨出某些实质上的办法,他们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在互相倾诉。不,他们实际上只是在互相倾诉。那些积存于心底的,随着时间而逐渐腐烂的记忆往事,在无意间被打开了倾泻的闸口,便就无法再被轻易的埋葬。他不止一次的自责自己只是一味的自我倾诉,却又抵挡不住将那些悉数吐出的舒畅。


 


但是他又能做些什么?只要是他能够做到的,无论如何,无论多少次,他都会不遗余力的去完成。可是结果呢?也许M·K——玛莎是对的,除了一个家,一个拥抱,一盘新鲜出炉的苹果派,他们也许什么都做不到。那些空洞,那些无法被填满的部分,都提示着他们的无能为力。


 


一盏守在窗前的夜灯就足够吗?


 


阿尔弗雷德在深深的黑暗中静默着,直到Skype的提示音响起。


 


在最后一个零件安好后,克拉克终于停下了忙碌。他靠在修好的拖拉机上吐了口气,满意的拍了拍自己的杰作。那天他在谷仓中偶然发现了被废弃的拖拉机,也许是突发奇想,也许只是太过无聊,他决定亲自把它修好。克拉克一口气喝干母亲准备的饮料,愉快的打算着什么时候去试驾一下。


 


“嗡——”手机在窄小的折叠桌上震了起来,慢慢的往边缘滑动,克拉克在它彻底滑落前伸手接住了那个小东西。不出所料,是布鲁斯发来的信息。


 


 


修理工业务进展如何?肯特师傅。


——B


 


十分顺利,下次你来堪萨斯我可以用它来接你。


——S


 


免了,我还不想被颠到散架。


——B


 


相信我,它很稳的。


——S


 


你的判断有待商榷。


——B


 


不过B,你最近的“新”业务还顺利吗?:)


——S


 


先管好自己的事情吧,小镇男孩。我可不想再陪你跑那么远。


——B


 


谢谢B你的关心:)


——S


 


哼,晒你的太阳去。


——B


 


 


克拉克对着那句话不自禁的微笑起来,他此时都能想象布鲁斯脸上应该是怎样嫌弃的表情。他哼着歌把手机塞回工装裤的口袋,想着晚上要不要给自己的母亲做道刚刚学会的菜。


 


超人心存众生,而克拉克只想享受此刻。


 


 


—TBC—



评论

热度(94)

  1. 橘子风之翼-请叫我小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