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

这是一节富有教育意义的课程:爱是想触碰又收回的手

Show Your Balls:

1、Love is a punch and yet not a punch




当Tim拿到那个马口铁小盒子的时候,他并没有马上打开它,反而他先伸手把马口铁盒子上粘着的小纸条撕下来。


“ Love is a touch and yet not a touch”


它这么写着。


“爱是想触碰又收回的手?更像是想出击又收回的拳头吧。”Tim以那种持续一个月每天三小时睡眠的累死鬼才有的精神状态,以及正处于咖啡因戒断反应阶段患者的口气说着。


事先说明,你不会想面对正处于这两者混合状态的Tim Drake的,无论你是不是正在做一些看起来挺非法的事情。




一方面,他会异常暴躁,大概是,连红罩头和现任罗宾都会形容为“暴躁”的那种暴躁。


比如说他会说出这种话:“你知道有多少回Damian那个恶魔崽子距离我能把他吊起来用鞭刑就只有一个‘-tt-’吗?看在老天的份上,Bruce,训练好你的再让他出门!当然,Bruce,哦亲爱的无所不能的‘我是蝙蝠侠’Bruce,我们早就该栽赃他是个无恶不赦的恋童癖。如果他再在股东大会的前一天来那套‘我去宇宙了三个月后再回来’的把戏,我发誓我能马上把证据交到Jim那里。只要我打一个电话,有一打的公诉部门人员排着队等着起诉他,Jason,只要一个电话。要不干脆把他绑起来交给Jim,或者把他送到社区的匿名家长互助协会去。 ”


他之后转过头来盯着Jason(Jason愿意承认他打了个全身冷战):“至于你——Jason,你不会想知道我目前已经收集了多少处能够在你的饮食中下毒的时间和机会。”Tim“嗤”地冷笑了一下:“或者我可以什么都不用做,直到你三十五岁还不到就把自己的血管里塞满胆固醇。我甚至都不用拔管子,只需要当哪天你中风抽搐,等到你全身僵硬后,再打911就行了——而·你·竟·还·要·笑·话·我·的·蔬·菜·汁!




另一方面,当他冷静下来的时候,他又会变成世界上最坦率、同时也是最消极的蝙蝠。


“看看我为我爱的人做的牺牲。”Tim一副听天由命的样子喃喃道:“我知道,爱就是牺牲,你愿意咽下你的挫败、失落,甚至绝望,就像你咽下你的臼齿。那些都是必须的,总是有工作,总是有新的情况发生。现场变化万千,而你正好是跟一群完全没有把自己放在‘全身而退名单’里的混蛋共事。你所做的只有做更完备的准备,对一万零一千种可能做出预想以及应对措施。因为只要漏掉一个细节,你就可能失去那些个杀千刀的中的一个。”


“当乌鸦落在树杈上,丧钟被敲响时,你除了联系好殡葬师,熨好你的西装,捡起你破掉的心,按以前的痕迹重新粘起来,还能做什么?‘今天我们永远地失去了某某某,一个忠实的战友,一个热心的朋友,和一个重要的公民,我们将永远记得他/她’,然后呢,向某个传说中的全能存在祈祷:下一个躺下的是自己。因为你实在讨厌你变成最后被剩下来了的那个了。就像你以前热衷环游世界的父母把你一个人留在家里一样。”




而这时候,往往是需要Jason介入的时候了。


于是Tim闷哼一声,刚好被Jason接住,然后像抗一袋土豆一样抗起来扔到床上去。


没错,他指的就是“神经掐介入法”。


蝙蝠家专用,模仿需谨慎。






2、Love is a proposation and yet not a proposation




有没有人还记得那个马口铁盒子?不,那里面装的不是戒指,也不是易拉罐拉环,总之不是任何能充当戒指的东西。虽然说Jason一开始是这么打算的。


那时候他跟Harper正在芝加哥找下一个落脚的地方 。突然街边一家珠宝店的门被“砰”地撞开了。一个头上套着60D丝袜的小伙子下巴上顶着猎枪枪管,看样子像一个文员、戴着金丝眼镜的男人拽着他的T恤领子,把他拖出店门。


“求求你,求求你!我只是想给我的女朋友找个结婚戒指啊!我也不想抢劫,但是我实在是没有足够的钱买钻戒!”


“那就长一双蛋出来赚钱啊,渣滓!现在银行还没有关门,你去办贷款还来得及。”金丝眼镜先生把枪口对着抢劫犯先生教训着,最后拿着拳头狠狠招呼了对方的内脏,转身回到了店里。


全程拿手机录像的Harper吹了个长长的口哨,说:“这真是刷新了我对婚姻的认识,杰鸟,即使我本人不信奉对偶制婚姻,但是你不得不佩服那些真心愿意踏入殿堂的人——虽说他可能还没种拿血汗钱买钻戒。”


接下来就是一长串关于婚姻制度的假设和传统研究的单方面观点罗列。虽然Jason把那些内容进行了屏蔽,但是整整一天他都赶不走“婚姻”这个词在 他脑海里闪出的光芒。


简直就像那天他不小心瞟到了迪基鸟的亮片收藏一样。光彩夺目到令人心烦意乱。


他是不是应该考虑跟Tim,他不知道,“安定”下来了呢?


这又不像是他们还没有安定下来。他总能期待着当他每每回到哥谭时,有个顶层公寓的门对他打开,有只小红鸟能在他最需要的时候帮他缝上伤口,赶走噩梦,听他抱怨,甚至提供情报和资金。倒不是他自己不能搞来这些,只是,当知道总有一个人帮你照顾着你的后方。这种感觉总是……很好的。


好到他想独占这份资源。




他听过茄子女孩是怎么形容他俩的:两个猪嫌狗不要的人,还总担心对方被抢走。


但是未来是那么的无常,世界上的人又那么多,有什么事情是板上钉钉的呢?


最好还是给他套个环,是吧?


但还是那句话,未来是那么无常,世上的人又那么多……干他们这行的,生死均在一线,为什么要把Tim拴在一个随时可能就掉下钢丝线的小丑身上呢?


这不是一个男孩遇见女孩的故事,只不过是Tim接过了他的披风,然后他们迟了几年才真正的遇见对方,是性是婚姻(的念头)是清晨六点的吻是(估计永远不会有的)一堆孩子。但你知道Jason怎么想吗?他觉得是想提出的求婚又怕自己会搞砸了他们俩的生活,是他想一直拥有醒来时在自己身边的那个人,有他们自己的关于华夫饼的笑话,是他把咖啡豆放在最高的那格橱柜,等Tim恼火地把他揪到那儿,他再出其不意把对方举起来。


他想一直过这样的生活。但是不想因为要一直过这样的生活,而搞砸了这样的生活。




最终他们找到了一个地下仓库作暂时的落脚地。当晚,在把Harper电晕后,Jason捣鼓了个适合装在臼齿上的追踪芯片,装到盒子里。他一边准备着,一边想着塞林格(爱你是我唯一重要的事,德雷克先生),于是他随手写下了这么一张便利贴:


爱是想触碰又收回的手。




FIN






-----------------------------------------------


爱是想产出就马上产出的手。


Mr.Peanutbutter,各位读者们,七夕快乐哟!

评论

热度(123)

  1. 橘子Show Your Balls 转载了此文字
  2. fatherofpearlShow Your Balls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