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

【超蝙】All or nothing,now or never(师生AU完结番外)

二十首情诗和一首绝望的歌:

布鲁斯发自内心地讨厌deadline这种东西。


第一百零三次地,克拉克把他的学生缠在他脖颈的手臂解开——对方立即发出了不满的咕哝声,作为妥协克拉克只好让他坐在自己膝头。
因为他隐约觉得如果继续拒绝下去情况会进一步恶化。


“说真的,布鲁斯,我不能因为这个就更改你交作业的时间。”
“可是你明知道我没听过课!”布鲁斯毫不心虚,“而且,这一节的presentation并不一定要我来做,天知道你为什么——”
“每个人都有他分配到的那一节,”克拉克制止了布鲁斯玩自己的领扣,“是你说你觉得狄金森的诗可以和波多莱尔的画作联系在一起……”
布鲁斯打断了他:“不!我是说毕肖普。”他正在翻克拉克放在桌上的一叠画,用铅笔随意地在背后写着什么。
“随你。可是,容我提醒你明天就该展示了。”克拉克无奈地笑笑,摘下了黑框眼镜,这让他的五官一下子变得深邃立体起来。
布鲁斯每每对那副眼镜充满了好奇和怀疑。他经常想那玩意儿大概自带魔法或者什么屏障,能够一下子屏蔽掉克拉克那独特的钴蓝色的眼神,使得他出众的外表泯然众人。
“In the blue summer evenings……*”他信手涂下。


蓝色,蓝色。


他大概知道他明天会在讲台上胡说些什么了。但是在这之前。
“Give me a kiss.”他转过头去,顷刻间因为拿定了主意而显得镇定又狡猾,和他严谨认真的老师讨价还价。


看看,克拉克又皱起眉头了,可是布鲁斯完全看不到责备的意思。


再过两秒钟他就会妥协。
布鲁斯默数了三下,然后得到了一个轻描淡写擦过嘴唇的吻,像一阵风。


蓝色的,浅蓝色的风。


他愉快地把那副画折起来塞在了胸前的口袋。



***




“花——盲者的词,
你的眼睛和我的眼睛……*
我觉得我,
像花一样张开,
在一个无人去的
树林里
每个伤口都是完美的
蜷缩在极细微的
几乎感觉不到之处开花*
花瓣向里伸展
蔚蓝的尖端折卷着
弯向更蓝的花蕊……*”


他把这些诗歌穿成了一首……
克拉克忍不住在心里喟叹,布鲁斯对美似乎有一种生来便具的操纵能力。


布鲁斯站在讲台上一页一页翻过他的PPT。即使台下有人在惊叹,他本人却是毫无感触的模样。他感受到的只有蔚蓝的风从身边吹过。
【But infinite love will mount in my soul……】


他焦躁了起来,转向风的尽头。


蔚蓝色的眼神。永远盛满惊奇和耐心,这样容易被打破、受到伤害的纯净,忧郁和快乐并存。
“请允许我成为你的夏季,”他忽地镇定下来,在念出第一句的时候,看着那份蓝色的加深他就知道,他听得懂。


“当夏季的光阴已然流逝。
请允许我成为你的音乐,
当夜莺与金莺收敛了歌喉。
请允许我为你绽放,我将穿越墓地,
四处传播我的花朵。”



【请把我采摘,我将为你绽放,直到永远。】
克拉克默念出最后一句,看到布鲁斯的微笑,他知道,他听得到。


END


——————————————


*让·蓝波的《Sensation》的第一句。
*保尔·策兰的《Flower》,废墟文学代表。
*罗伯特·克里利的《The Flower》,黑山派诗人。
*希尔达·杜利特尔《Evening》,意象派创始人之一。
*《请允许我成为你的夏季》,艾米丽狄金森。这位非常有名啦,诗歌以短小精炼意蕴丰富为特征。

评论

热度(70)

  1. 橘子二十首情诗和一首绝望的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