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

【超蝙】深夜食堂Ⅰ

不實:

依旧是不知道什么的设定,最好看一下前一章。
本章关于阿卡汉姆的部分为完全捏造。勿考究。


┄┄┄┄┄┄┄┄┄┄┄┄┄┄┄┄┄┄┄┄┄┄┄┄┄┄┄┄┄┄┄┄┄┄┄┄┄┄┄┄


深夜0时。


一天结束了,人们都在赶着回家的时候,克拉克肯特的一天才刚刚开始。


菜单就只有一些普通的酒类,墨西哥卷饼,那不勒斯面,咖啡还有奶昔。其他的菜品如果客人点了也可以做一些。


营业时间是晚上十二点到早上八点。人们称这里为「深夜食堂」。


你问有没有客人会来?当然有了,而且还不少呢。


哈莉·奎因是深夜食堂的第一个客人。那天克拉克第一次将门打开,亮起暖黄色的灯光,那个穿着古怪的女人就蹦蹦跳跳的跑了进来。


然后她一口气吃了6打12寸的海鲜披萨。边吃边吐。克拉克以为她失恋了,不得不给她准备了纸巾和垃圾桶。然后开始听她絮絮叨叨的讲她的“失恋”故事。




幸福的人们总是吃得彬彬有礼、不紧不慢。


他们要在吃饭时听小提琴曲、看半裸的伶人跳舞。


男人要装作不经意地顺口吹嘘,女人要留不时拭着唇角卖弄风情。


他们要表现出自己富有情趣,擅于品鉴美食;却又要暗示别人自己并不稀罕这些,见识过许多比这更鲜美的珍馐。


向别人炫耀自己的格调,没有旁人时便孤芳自赏。如此便觉得享受了美妙的一餐。


他们所说的幸福,是头的幸福。头的幸福,是理性的、余韵悠长的、渴望被认同的、供给别人看的。


但胃却不这么想。胃的幸福,是贪婪的、短暂的、旁若无人的、无法与谁分享的。


每当我看到人们优雅从容地吃饭,我就觉得他们只顾着头的幸福,却一点也不懂得胃的幸福。





我曾经是一名厌食症患者。


……好了,别笑。我真的是。你不能因为我刚吃了六打12寸海鲜披萨、7块萨伐轮松饼、5只火鸡全翅、1斤蓝莓和5升小麦白啤酒就断定我在说谎。这不公平。


告诉你,胃口大的人最诚实了。他们个个都是好家伙。


就在四年前,我遇到了我的甜心——不不不,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我并没有失恋,我们一直都相处愉快。


在那之前我是哥谭市知名的犯罪心理学权威,我和每一个该死的愚蠢的满足头的幸福的家伙本质上没有任何不同。


直到我被阿卡姆疯人院特聘为病犯心理顾问。


哦那之后就是爱情的开端了。


我从未见过他那样迷人的男人,他的心理是梦幻的伊甸园,没有任何人比他更有魅力了,说起来你叫什么名字,克拉克?好吧克拉拉其实你也蛮可爱的,至少看到我没有尖叫着逃跑,不过你还是比不上小丑先生。


是吗,你也听说过小丑先生?当然,他这样有魅力,没有人不知道他的故事。


那时一切对我而言都是妙不可言的,我带着他从阿卡汉姆逃了出来——什么?越狱,哦,你也可以这么说,实际上我这次也是这么出来的。继续说。


如果我和我的宝贝没有被那只该死的大蝙蝠抓回阿卡汉姆的话。





在那之前我讨厌食物。而我无论是作为女顾问哈莉·奎因还是小丑女的时候都从不需要饿肚子。


但在阿卡汉姆可不一样,你未必抢的到属于自己的食物。哦当然,尤其是在你是个女人,而且还是个漂亮的女人的时候。


饥饿的妖精来了,带着深不见底的胃。


她挂在我的上颚上。她敲打着我的手筋脚筋。她在我的肠道里游泳。她千娇百媚地催促我,要我喂养她。要我喂养她!


可我没有食物。


于是,我邀请她到我的梦里来。


我在梦里吃奶油切糕。吃巧克力夹心卷。吃玫瑰月饼、吃鸡蛋布丁、吃牛轧糖、吃绿茶冰激凌、吃云片糕、吃牛舌饼、吃肥肠粉、吃臭桂鱼、吃剁椒芋头、吃樱桃馅饼、吃泡菜杂烩、吃啤酒鸭、吃瓦罐鸡、吃蟹黄烧卖、吃水晶蒸饺、吃油焖大虾、吃醋拌蛰头、吃培根煎杏鲍菇、吃蚝油芥蓝、吃菠萝焗饭、吃草莓奶油塔、吃蓝莓鹅肝酱、吃红咖喱牛腩、吃高汤烧鹌鹑、吃海参枸杞烩鸽蛋……


——在梦里。
我用吃香喝辣的梦境来喂养我的饥饿。饥饿就越长大了。
  
吃饱了之后人总是会慵懒、嗜睡,脑子都转得慢了。而饥饿状态下,人的意识会变得异常清醒。


不信你看看那些饿得水肿的难民。他们都有双灿若晨星的眼睛。


消化道里空空如也,如同缺少润滑油的履带一样岌岌可危地抽动。胃的痛苦又招来头的痛苦,人生的每一步都历历在目。


我要怨恨谁呢?我有权利哭诉吗?是我亲手将一切葬送!每个人都知道:是我自身的愚蠢和贪婪招致毁灭,而不是苍天大地加害于我。




哦,不要误会,我可不是对和小丑先生共同做的事情后悔,你知道的,我只是不明白我为什么之前不多吃一点。


意识到这一点,比饥饿本身更令人痛苦。
而我呢,我也想着自己的罪过。


多吃一点吧!妈妈这么说。
多吃一点吧!爸爸这么说。
  
天哪,我多想回到过去!我想和那个对吃饭怀有仇恨的女孩聊聊。我想冲她喊:嘿!你在做什么呢?那可是食物啊!那是食物啊!
但是,再也不能够了。那个女孩子从菜肴丰盛的餐桌前,起身走了。
  
我没有珍惜我所拥有的,这是最大的罪过。
于是,我决定当即改正。我要吃,什么都吃,比谁吃得都多。
我吃生土豆皮。我吃花朵的种子。我吃瓢虫。我吃发霉的天花板上的蘑菇。


我偷来吃、抢来吃、骗来吃。我常常从蚂蚁洞里掏食物残渣来吃。


即使这样,饥饿的妖精还在叫嚣着。我依旧很饿。
不能餍足、不能餍足、不能餍足!无论吃多少都不能让饥饿安静下来。
在这种条件下,有一件事让我很困惑。不解决它,我多么顽强地进食都没有用。因为——我吃多少就吐多少。
  
像我说过的一样,饥饿的时候人异常清醒,一件事总也想不明白的情况是持续不了多久的。那几乎是一瞬间,一个有趣的想法跃入脑海。


我把吃下去的东西都吐了出来。会不会是……有没有可能……其实我并没有那么饿?


我并没有那么饿。我吃那么多东西,不是因为我需要它。而是因为别人需要。


大家都在抢食物,争得头破血流,所以我也去抢了!我抢到了许多对我而言毫无用处、对别人却是救命稻草的食物!是我赢了,我比他们都强!他们死也得不到的东西,我却得到了,而且还并不那么想要。这是多么畅快啊!




哦我看到了你露出了奇怪的表情。你觉得这不是我的错吗?你可真是个好人甜心。你愿意我下次再来你这儿吗?我还可以带上我的小可爱一起来。


哦,当然,如果你肚子饿而且想吃些正常食物的话。克拉克这样说到。不过今天晚上你还是不要到处乱跑了。我会打警察的电话让他们把你先送回去的。实际上女孩子太晚睡觉对皮肤不好。


哈莉看起来吃的很高兴。至少她对克拉克说让警察来接她回去的事情并没有产生任何过激反应。


于是克拉克和一个叫戈登的警察先生进行了友善的交谈,然后店里的灯光就黑了下去。




一个黑影撞碎了他的橱窗玻璃飞了进来,下一秒他就和哈莉一起被绳子绑了起来。


“你是什么人?小丑女的帮凶?你们在计划些什么?”那个声音低哑的冲我怒吼。


“事实上我只是普通市民,今天刚刚搬到这里。”克拉克想伸手推一推眼镜,不过他现在被绑着,虽然这种禁锢对他而言形同虚设。不过他可不打算再刺激这位都市传说了。


“而且我已经联系了戈登警官了,他说他很快就会赶到。这可真让人惊讶,我还以为蝙蝠侠不是真实存在的呢。”克拉克念叨着,而蝙蝠侠发誓他在这个男人的声音中完全没有听出一点惊讶。


被绑着的小丑女在一旁哈哈大笑,而蝙蝠侠皱紧了眉头。迅速的审视整个店面。当然他什么可疑的地方都看不出来。因为这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小餐厅了。


“你为什么在晚上进行营业?”蝙蝠侠拎起男人的领子,然后意识到这家伙块头大的像个拳击手而不是一个厨师。


“哦,这里是深夜食堂,招牌上写着呢。我在晚上0点到早上6点间营业。”克拉克无辜的望着他。


“见鬼,这里是哥谭,晚上?!你脑子不正常吗?你招待的可是一个杀过人的罪犯。”蝙蝠侠终于帮他解开了绳子,但看起来毫无疑问想要狠狠的揍他一顿。


“呃,我知道……她提到了小丑和越狱……这很明显,所以我也报警了。而且恕我直言先生,她除了吃掉了上百美元的食物并且看起来不打算付账之外什么都没做,不过你一进来就撞碎了我的玻璃还断了我的电……不巧的是我没钱修好它们,而我不知道蝙蝠侠有没有提供赔偿的习惯?”克拉克有些无奈的望着他。


蝙蝠侠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带着小丑女就准备离开。然后下一秒一个东西就朝他飞了过来。蝙蝠侠警醒的接住,然后意识到那是一个刚烤好的菠萝派。


“夜巡辛苦了先生,算我请你的。”男人冲他挥了挥手。


蝙蝠侠伸出钩爪消失在了夜色中。




后来戈登局长告诉克拉克他不会替蝙蝠侠偿还破坏玻璃橱窗的债务。


蝙蝠侠回家后经过缜密的物质分析,结果显示这个菠萝派——它就是一个普通的菠萝派。


“实际上味道还蛮不错的。”这是后来吃了它的迪克和阿尔弗雷德的共同评价。


深夜食堂的第一天经营损失六打12寸海鲜披萨、7块萨伐轮松饼、5只火鸡全翅、1斤蓝莓和5升小麦白啤酒。玻璃橱窗一扇,桌子一张,椅子一个,盘子4只。


不过心很大的克拉克先生只是将现场打扫干净就安心的上二楼睡觉去了。毕竟没有人会在小丑女和蝙蝠侠走进这家店的当天晚上来到这里打劫的。


美好的夜晚不是吗。可惜初遇不是这么美好。不过没关系,日子还长着呢。


TBC.


┄┄┄┄┄┄┄┄┄┄┄┄┄┄┄┄┄┄┄┄┄┄┄┄┄┄┄┄┄┄┄┄┄┄┄┄┄┄┄┄

评论

热度(187)

  1. 橘子不實 转载了此文字
  2. 最近修仙中不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