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

克拉克的奇妙之旅

全世界最帅的人:

OOC OOC OOC 标题我尽力了……
我也想放假啊qwq




他又一次看到那个若隐若现的影子了。


他甚至还不敢确定是个人影。


一个拉长的、头上似乎长着长又尖细的恶魔之角的影子又站在他的远处,仍像以往那样隔着蒙蒙一层白雾。他可能处在隔了一个北大西洋的某个岛国的首都呢。克拉克不着实际地想,缓缓向大概真的是恶魔的那个影子飘过去——他真的在飘。脚尖离地面有一段距离,且那明显的失重感明明白白地包裹着他。好嘛,也许他是个巫师呢。想一想,伦敦,“恶魔”,还有巫师,这一串线索连起来揭露的答案到底是什么呢?


又或许这个线索之一有不对的地方。


那个影子不再同往常那般躲避他了。以前当克拉克想接近影子时,他——或者它,管他的——总会在一瞬间,像是稍纵即逝的烟火,灰飞烟灭,不留一丝痕迹。这次它可没有玩这个把戏了。要知道它第一次这样做时克拉克还以为他穿越到了游戏世界里,而那个影子是个NPC或者Boss什么的。那些NPC和怪物也没少这么做。


克拉克飘在影子旁边,犹豫他对影子的第一句话,毕竟他们——纯粹是克拉克一人单方面遇见对方的背影许多次,次数多得赶得上他青春时期故意“偶然”路过相遇自己钟意的女孩儿。然而他和它连一句交谈也无。


影子却率先开口了。


“你很高兴。”


克拉克愣了下,几乎是脱口而出,“我有个新消息。猜猜看?”


他还没来得及仔细思索这恶魔的声音,听啊,宛如地狱深处爬出的怨灵的哀嚎,又好似坏掉的喇叭。他听不出影子是不是人类了。但影子的语气倒十分熟稔。那当然啦,他们见了这么多次嘛。尽管克拉克不确定影子是否真的认得他。


影子低低笑了声。“露易丝怀孕了。”它说。


就话音刚落,迷雾逐渐散开。克拉克伸手多此一举拨开眼前的雾障。他终于瞧见了影子的模样。


对方的确有着长长的角,但不是恶魔的角,而像是……蝙蝠?克拉克根据它古怪衣服上的图案得出结论。但蝙蝠没有角。那是耳朵?而同样诡异的面罩底下是属于人类的肌肤,蓝色的眼睛……这个倒有些熟悉。还有衣服……也许是紧身衣,明显包裹出一具健壮的人类躯体。


这是一位人类男性。


他可能喜好cosplay。


克拉克猜测到,而后又不经思考说出一句,“露易丝比我还提前告诉你了?”


“根据你所说,我猜的。”声音带上了一抹不易察觉的得意。


“克拉克”为此而微笑。“那我还要再说一件连‘世上最伟大的侦探’都难以猜测出来的事。”


克拉克不受控制地转过身,朝奇装异服的男人露出个笑得像个傻子的那种笑。“我们决定让你当孩子的教父。”他这么说,而他听到了不同寻常的声音。


那是加速的心跳声。来源于他身旁的男人。


男人在为他刚才的话而惊讶,也为整件事而喜悦。


克拉克也为他而更加开心。


“布鲁斯,”克拉克被像是魔法之类的东西操控说,“你是我们孩子的教父。”


克拉克彻底明白了他现在经历的是别人的事了。他身体的控制权完完全全不在他这。


这个男人,他叫布鲁斯。叫布鲁斯的人全世界有成千上万位,克拉克就认识其中好几个。但是像这么美丽的蓝眼睛,再加上“布鲁斯”……他只认识一个。只有一个。


“我会告诉阿尔弗雷德的。”他,布鲁斯说,笑意染上了他晦暗不明的嘴角,“名豪布鲁斯·韦恩将会是一对同获普利策奖的记者的孩子的教父。这个你们可不能报道上去。”


这确实是布鲁斯。但不是他的布鲁斯。关于“记者”还有“露易丝”……照现在这个情况,那也可能是他所认识的露易丝·莱恩了。希望接下来不会有什么奇怪的发展。和露易丝结婚、布鲁斯爱好cosplay就已经足够疯狂了。要是再有别的那他真的要受不了了。




好吧,比刚才那些更疯狂的事果然还有。


他刚才徒手穿破一个看起来像是帽子掉了色不小心沾到头发上的哥们儿的胸膛、还顺手捏爆了他的……心脏。恶。滑腻粘稠的液体铺满了他的手。克拉克要吐了。


他内心苦着脸,表面上却是暴怒狠戾。布鲁斯讶异地按着他的肩膀。


“住手!”


这话还是迟了一步。


克拉克放掉手中的猩红的内脏碎片,不合时宜地想在布鲁斯的披风上抹上这么一把——他们之间可没少干这种事。然后放在他以前绝对见不到的各路神仙或是外星人纷纷围聚过来,对他指责或暗暗的赞同。


别呀,克拉克想试着说出来,你们至少给我一张、不,一整包纸巾也好啊,我想去洗手消毒一下,我滴天啊我刚才杀人啦!


他颤抖着看着他的右手,一个三高……不,三好少年规规矩矩好公民搁哪天突然杀了个人,还当众捏爆一个有着雨水轻轻滴在草地上的发型的兄弟的心脏,自己好朋友还喜欢扮成黑漆漆的喉癌大蝙蝠(胯下还特不内敛地搞个突显裆部的紧身裤),任谁也受不了这刺激(或许是被后者的裆部刺激的)。


于是克拉克两眼一黑,昏过去了。




再醒来时他还躺在地上,但场景显然换了一个。


布鲁斯还在他身边。他手上戴了个绿油油足以闪瞎双眼的东西。克拉克看到那玩意儿,感觉五脏六腑都扭成一团。
“超人……”布鲁斯阴森森地说,“克拉克,我不想杀了你……”


可是你的表情和语气不是这么说的啊。克拉克想。


布鲁斯用那只戴了闪着绿光东西的手……


往他下腹袭去了?!


克拉克既紧张又兴奋,甚至还想拒绝一下,以免自己太过热情吓到布鲁斯了。布鲁斯会不会觉得他一点都不矜持啊?


他几乎屏住呼吸,血液流速加快,小心脏噗通个不停。虽然他诡异的难受得很。


布鲁斯的手就快要碰到他了。


克拉克聚精会神,激动万分,期待着接下来会发生的事。



然后布鲁斯迅速从他腰间抽走了什么就起身跑了。


连同那份难受也一齐带走。


克拉克望着空荡荡的洞穴,喊了几声,“……喂?喂!布鲁斯?布鲁斯!布鲁斯你回来呀!”


只有回音。


克拉克失望地继续躺在地上,难过地不想呼吸。


他原以为经历了一系列的万圣节狂欢、也许是愚人节的杀人不犯法,这个梦的本质其实是个春梦来着,前面的奇妙旅程权当是交待设定,或许还是个NTR的故事。原来不是春梦啊。


害他白白激动了。


下一秒,黑暗席卷了他。




再次睁眼时他的面前还是布鲁斯。


被铁链锁起来的布鲁斯。


又一次兴奋起来的克拉克想,没准儿是个囚禁play的春梦呢!


布鲁斯低垂着头,看起来处于昏迷状态下。他的头盔被摘下(也许是阿尔弗雷德看不惯布鲁斯的戏服强制要求摘下的,克拉克思忖,但是按照这个梦的尿性,那也说不准了。),原本顺服于主人的披风此刻不知所踪,护腕和手套也被取下,露出本埋藏起来是伤痕累累的双手,就连靴子也被褪得一干二净。这要还不算是春梦打死他他都不信。


当然,已经说过了,按照这个梦的尿性,这些通通说不准。


布鲁斯已经醒来,他看到眼前伫立的克拉克,眼中闪过一丝警惕。


“布鲁斯。”身体控制权又被夺过去了。克拉克叹了口气,又是必须经过的剧情,他不得不服从。他听到他自己说,“你输了。我抓住你了。”


“超人,我不是你这个世界的蝙蝠侠。”布鲁斯声调嘶哑。


就像是游戏里的瞬间技能,克拉克眼前的事物突然就变了个样。他一开始先是看到了布鲁斯的骨骼,而后是布满伤疤的肌肉。他收回技能。“你不是他。”“克拉克”漠然地说,“你是个替代品?他总是喜欢这么做。难道他以为这样就能逃脱得出我的手中吗?”


“我不是谁的替代品。我就是蝙蝠侠。我是别的世界的,蝙蝠侠。”


这番话却惹怒了这位人间之神。他的眼中泛起危险的红光。


“你,永远,都不会是,我的蝙蝠侠。”他一字一句,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




满目疮痍。


大都会的废墟上空是迷茫的神明。他的下方则是反叛军的首领。


“克拉克,我们只有几分钟的时间好好谈谈。”蝙蝠侠说,“过了这个时间,我们就得为了这个世界,为了人民而战斗了。”



昔日的英雄现已沦为特制的红太阳囚室的囚徒。


克拉克摸索着周围的东西,深觉科技的伟大。


都高端得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到了未来了。


他看了一眼位于门口右上角的监控摄像头,心里清楚布鲁斯正通过它监视着他。他想起在他被桎梏于此前,这个世界的布鲁斯,摘下了他的头盔,饱经风霜的眼神复杂地看着他,鬓角爬上了几抹灰白。克拉克——不,是这个世界的克拉克,感觉到自己的心,被揪住了。


一场不必要的战争打响以来持续了荒唐的五年。他……“他”和布鲁斯,失去了许多珍贵的事物。例如家人,例如朋友。逝去的远比目前拥有的还要更多。


“他”在忏悔。


克拉克感觉到了。“他”在痛苦。“他”在想“他”的所作所为是正确的吗?“他”给世界带来了他所想的和平与幸福吗?


但这一切都无法弥补了。


或许这不是一个梦。也许它真真正正发生了。不是在此时,不是在此地,不是克拉克·肯特现在看到的。


这又有谁说得清呢?




克拉克万万没想到,在他下一次的睁眼后所面对的事情远比之前他所经历的还要可怕。


简直就是噩梦。仿佛是降临的世界末日。地狱的大门开启——




克拉克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滚下来,手忙脚乱地一手扒拉着睡衣裤一手疯狂摇着下铺的布鲁斯气沉丹田扯开嗓子吼醒了全寝室。


“迟到啦——!”


这一嗓门吓得哈尔把隔壁床铺的巴里踹下了床。


他们在上铺。


亚瑟早已风一般地冲进洗手间。熬夜看了一晚上侦探小说的琼恩顶着两个大黑眼圈环视一周寝室后又一头栽进被窝。


克拉克拉着还在床上的布鲁斯起身,“快快快起床了已经晚了!”


只有布鲁斯,揉着惺忪睡眼还能镇定自若地面对风卷残云过后的寝室,说了一句堪比救世主的圣言。


“今天没课。”




END.

评论

热度(51)

  1. 橘子全世界最帅的人 转载了此文字